彩虹与铁线草
昆明信息港发布时间:2016-10-31 21:34:55进入社区来源:昆明信息港
订阅《昆明手机报》,移动用户发送km到10658666,3元/月。

    实在不记得多少年没见过彩虹了。最近一次看见彩虹,是从瑞丽回芒市的路上,在茂密的芒果树和大青树上空,悄然升起一道彩虹。蒙蒙细雨中,阳光把榕树叶照得鎏光锃亮,当我看到彩虹的时候,就像电影《冰山上的来客》里古兰丹姆看见多年不见的红玫瑰。我贪婪地盯着彩虹,记忆像鼠标一样点击着童年的库存。

    儿时,在呈贡出西门,过马路就是绿油油的秧田,在秧苗长势最旺盛的田里,常有秧鸡做窝。秧鸡拖着嫣红的细腿,擦着秧苗低飞,煞是好看。赤足走在长满铁线草的田埂上,小草把脚底挠得痒酥酥的,比足疗舒服多了,且更亲和,更灵秀。

    我最喜欢这种本土的铁线草,它紧贴着地面生长,像绿毯子毛茸茸地铺在田埂上。排水沟里有谷花鱼在嬉戏,老孃在薅草,任由我像野马一样乱跑,她对我唯一的要求就是不要掉进水沟里淹死。她的儿子军长带我去捉黄鳝。他下到沟里,用双膝使劲顶撞田埂,这样就能发现黄鳝的洞穴,然后用一根穿上蚯蚓的钢丝钩伸进洞里,黄鳝一咬钩就不松口,军长就顺顺当当地钩出一条黄鳝,熟练地卡住它的脖子,迅速放进背上的笆篓里。有时也会钩出无毒的小菜花蛇,每当这时,军长就把小蛇扔得远远的,嘴里喊着:“云走东,有雨变成风;云走西,下雨披蓑衣。”小蛇在空中扭动一下身体,钻进秧田不见了。

    这时,天边压过一堵厚厚的云层,雨说来就来,无需躲藏。我们仰起脸,伸出舌头,接住甜丝丝的雨,耳朵里涌进青蛙和田鸡的呱呱声,时而还插进几声小秧鸡细细的叫声,像卖萌的小奶狗找到丰盈的乳头。

    我用脏兮兮的手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睁眼一看,天哪,三道彩虹横空出世,美得叫人无法形容,好一幅东边日出西边雨的画卷。我不假思索地朝彩虹跑去,明明就在前面,可就是追不上。最远最小的那道彩虹已经消逝了,剩下两道大彩虹也朦胧起来。我站住,不再徒劳地追赶那夺目的美丽,脚踩在一片翠生生的铁线草上。它们的小叶片上挂满了一颗颗水珠,在阳光照射下比钻石还光彩夺目。

    当我再次抬头,彩虹已经安静地退去。也不遗憾,因为那时彩虹是经常能看到的,它们装点着古朴的小村,在蓝莹莹的天幕上抹了一笔华彩,美得让人无比敬畏,它永远定格在我童年的记忆里。

    可惜,我的城市好像再也见不到彩虹,那毛茸茸的铁线草也不多见了。(文/姜红梅)

编辑:张钊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