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陲小镇的风度
昆明信息港发布时间:2016-10-31 21:33:50进入社区来源:昆明信息港
订阅《昆明手机报》,移动用户发送km到10658666,3元/月。

    每个人喜欢一个地方,总有各种理由。比如秀外慧中的个旧姑娘之于我,作为外乡过客,她们只是一道妙曼的风景。再比如老阴山迟迟的日出和老阳山早早的落霞、令人馋涎欲滴的各种小吃、汩汩不绝的地下清泉以及金湖里的波光,也只属于个旧。每次离开,挥一挥手,谁都带不走那里的一片云彩。所以,真正让我对这座边陲小城留恋不舍的是它那离我们渐行渐远的慢生活。

    至少我认为,在一个被金钱刺激得六神无主的时代,人们对慢生活的理解是变形的。其实慢,并不是不思进取,而是遂顺自然,和谐进退,是一种大度与超然。我的朋友张慈曾说:“个旧有一种没有名称的雨。这种雨不分时间,没有季节,说下就下。既不是清澈充沛的大雨,也不是声响富着情趣的小雨。它是摸不着的,看不见的,粘在人的头发上,肩上,鞋上,似阴魂一样。”她离开中国到美国生活几十年了,我不知道在洛杉矶的语境中关于“阴魂”的确切含义,但她所描述的那种雨,我一点儿也不陌生,并且愿意把它理解为“天人同体”,乃是大自然与个旧人之间秘密达成的某种默契。或许,正因为这种默契,哪怕在锡都最显赫的岁月,抑或在最艰难的时光,它都能一以贯之地展示自己的从容与自信。

    最明显的例证,是2003年红河州州府从个旧迁到蒙自。其时我刚从怒江归来,闻讯黯然。因为在怒江,我曾在知子罗几乎潸然泪下,这个1974年以前的怒江州州府所在地,但自从州府迁往六库之后,短短30年,那里已经满目残垣断壁,荒芜破败,连一个普通的乡镇都不如——当然,远处残阳如血,青山依旧,可惜除了几个游客,就只有几条脏兮兮的土狗在坑坑洼洼的街上溜达……难道,知子罗的今日将是个旧的明天?也算是杞人忧天吧,当我以如此担忧问于留居个旧的朋友们时,凡各阶层数十人竟都异口同声:“早就该迁了。人太多,一点也不舒畅。他们走了好,个旧以后就归我们独享啦!”

    2008年,国家发改委等部门研究确定了第一批资源枯竭型城市,个旧赫然名列其中。我免不得又做了一回“杞人”,这次得到的回答是:“怕什么,这里气候湿润、景色迷人、四季如春,搞旅游噻。州府迁走这些年,我们更爽了,不信你下来看看。”

    我知道个旧人自信而豁达,也真想下去看看。但苦于俗务缠身,直到今年5月才终于成行。数日后,我心里暗喜:虽然早已不是云南第二大城市,似乎也比旧时还小巧了许多,但街道依然繁华,姑娘们依然从骨子里透着漂亮,老阴山、老阳山和金湖也依然该壮观就壮观,该美丽就美丽。甚至,去逛农贸市场,与卖菜大妈侃价,她们也还像1985年我去的那次,有若京剧中的老旦慢悠悠地与你“道白”价格公平的理由,似乎一点也不在乎你到底买不买,而她的时间比长江还长,你想怎样消耗都可以。

    以至于,从个旧归来后,我一直百思不得其解,自信,散淡,开朗,包容,内敛……不仅是风度,更是我们孜孜以求的一种做人的境界,这在个旧随处可见,可我们置身越来越“壮丽”的大城市,怎么反倒难觅其踪了呢?(文/沧浪客)

编辑:张钊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