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根火柴的燃烧
昆明信息港发布时间:2016-10-31 21:33:02进入社区来源:昆明信息港
订阅《昆明手机报》,移动用户发送km到10658666,3元/月。

    现代女作家萧红,说起她最爱的男人萧军时,那个感情不专一的男人仍然是她心头的痛:“我对于他来说,就是他手里的一根火柴,燃尽了,再重新当着我的面点燃另外一根。”萧红,那个为了爱和自由而活的女子,逃婚、远离家乡求学,这个强硬而内心特别强大的女子,遇到了萧军,她生命中渴求遇到的男人,就这么甘愿做了一根他手里的火柴,尽管那个男人的手里有一整盒的火柴。写作是她生命的一次对话和出口,在这样苦难和艰难的岁月,在与生命中那几个重要男人的相依为命中,她写下了《生死场》和《呼兰河传》,前一篇是鲁迅先生为她写的序。因为她的强大,所以男人对她的伤害会更深。她是个女人,她很痛,但是她不屈不挠地挺住,直到那场疾病让她再也强悍不起来了,31岁的生命,于她是短暂而绚丽的。

    “出名要趁早”,这句话出自才女张爱玲。那个骄傲的上海小资,经常抬着向上45度角的脸,冷漠地看着世事沧桑,不食人间烟火似的。可是当她遇到有家室的胡兰成的时候,她的头开始一点点低下来,以至于一直低到尘埃里,最后开出花来。后来当那个男人移情别恋的时候,她也会落入俗套地祈求他回心转意,结果一样地悲切。她还说过:“我活着,我的存在,就是为了想念你。”于是,她最后孤零零死在美国的公寓里。胡兰成离开了她,她说:“我不会死,但是我会慢慢地萎谢的。”这个旷世才女,这个充满传奇色彩、穿奇装异服的女子,在现实与小说里,与这个男人的爱恨情仇最终灰飞烟灭了。不知道是谁说的,只有张爱玲才能同时承受灿烂夺目的喧闹和极度的孤寂。那个男人走后,她的文学创作也逐渐走向低谷。

    其实,再强大的女人,内心总有最柔软的一片净土,要留给那个让自己深爱过的男人,尽管那里铺满荆棘、泥泞、苦难……谁成就了谁,谁是谁的命运,到了后来都不重要。因为最刻骨铭心的爱,都曾经让她们有了传奇的人生。或许,代价是要燃烧她们自己,于不可预知的明天来说,抑或是毁灭性的。(文/保丽芬)

编辑:张钊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