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曲成名杜秋娘
昆明信息港发布时间:2016-10-31 21:32:22进入社区来源:昆明信息港
订阅《昆明手机报》,移动用户发送km到10658666,3元/月。

    唐代有一种文艺机构,叫妓院,但这种妓院与勾栏瓦肆间的青楼不同,虽也卖笑卖艺,但绝不卖春卖身。除了没有男演员,形式与今天各地的歌舞团颇为类似,只不过里面的专职表演者,不叫艺术工作者,而叫官妓。官妓中的色艺最佳者,也不叫女明星,而称头牌。这种称谓在今人听来不甚雅致,但在当时可是褒奖。其实官妓凭其技艺安身立命,并不丢脸。比如著名女诗人杜秋娘的母亲,就是唐德宗贞元年间南京的一名官妓,只不过她艺术造诣平平,看人的眼光也是平平,居然会与一个品德有缺陷的杜姓官员相好,还怀了孕,结果杜某升迁后,就把她甩了。好在,杜秋娘她妈没啥过人之能却不乏骨气,硬是回老家镇江把孩子生了下来,取名杜丽,并带回其工作的南京妓院里独自抚养。

    杜丽虽出身惨淡,却独禀天地之灵秀,出落得美慧无双,不仅占尽了江南少女的秀媚,而且秀外慧中——还不到15岁,在艺术氛围浓烈的官办妓院里熏陶成长的杜丽,就不仅能歌善舞,甚至还会写诗填词作曲了。其妩媚娇羞的风情和文采斐然的诗词,已经风靡江南。

    一曲成名的神话,只要自称是盛世的时代,都会层出不穷。公元806年,镇海节度使李锜花重金把15岁的杜丽买到府中当歌舞妓。杜丽也乐意为这个大军区司令级别的老将(时年66岁)献艺,于是自己作词作曲谱写了一首《金缕衣》,并声情并茂地唱给李锜听:“劝君莫惜金缕衣,劝君惜取少年时;花开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老李深谙其弦外之音,正好自己也有这个爱好,一曲未终,立马就纳杜丽为妾,并为她改名为杜秋娘。

    杜秋娘一曲成名成妾,足令今天那些为了嫁入豪门而不择手段的女星们羡煞。更了得的是,时年28岁的唐宪宗李纯,仗着年轻气盛,一继位就力图削平藩镇割据,先后平定了剑南西川、夏绥、浙西、淮西、淄青的叛乱,收回了江淮财赋,其他藩镇也相继降服朝廷。可惜秋娘家的老李锜不服,并且举兵反叛,最终被杀,杜秋娘被迫入宫为奴,仍旧当她的歌舞姬(宫内不称“妓”)。没过几天,宪宗召杜秋娘为他专场表演《金缕衣》,结果可以想象,连66岁的老李锜都招架不住,何况28岁的李纯——又是一曲成名,杜秋娘被唐宪宗封为秋妃!

    暴享盛名的杜秋娘,不仅是宪宗的爱妃,还是他的机要秘书,据说杜秋娘以女人的柔情和宽容弥补了宪宗年轻气盛、性情浮躁的缺点,以至于连唐宪宗自己都说:“我有一秋妃足矣!”

    遗憾的是,正所谓祸福相依,杜秋娘和李纯的美好缘分只有14年。公元820年,宪宗突然不明不白地死在宫中。唐穆宗李恒继位时,杜秋娘不过29岁,负责照管皇子李凑。而唐文宗李昂死后,宫廷内斗的结果是,李凑被贬为庶民,杜秋娘也因此被削籍为民,返回故乡南京。公元835年冬,南京发生兵变,全城遭殃,44岁的杜秋娘离家躲避,冻死在玄武湖畔。

    据说,公元833年,诗人杜牧在南京巧遇杜秋娘,见其红颜老去,面容憔悴,不禁悲从中来,遂写了一首题为《杜秋娘》的长诗,其中有这样的句子:“归来四邻改,茂苑草菲菲……己身不自晓,此外何思惟。”既怜秋娘复自哀,实可令今日之文艺圈内人,尤其是女明星们警醒。(文/姚霏)

编辑:张钊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