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次高考
昆明信息港发布时间:2016-10-31 21:30:18进入社区来源:昆明信息港
订阅《昆明手机报》,移动用户发送km到10658666,3元/月。

    2001年,我19岁,参加人生中的第二次高考。

    由于是复读生,校方不安排宿舍,我们只好租住在学校周围的一所民房里。房子很大,但很空,一张书桌,两张床,其中一张还是用一副门板、两条长凳临时凑起来的。7月闷热的天气,没有空调,一台小风扇怎么都吹不走那些蚊子。我用桌子,同伴靠在床头,各自紧张而忙碌地看着笔记。

    十点钟,同伴让我睡觉,我没有应声。一个小时过去,我回头一看,他正歪在床头打盹,于是轻轻叫了他一声,拉灭电灯,开始睡觉。但上床后很久都没有睡着,因为第二天上午要考数学,我最薄弱最害怕的科目!那一夜,我头脑中就像有一匹烈马奔腾,怎么都驯服不了。后来终于迷迷糊糊睡着了,却又早早醒来。看着从窗户透进来的那一抹黎明,我有点沮丧。但我不甘心就这样放弃,于是打起精神,强作镇定,开始洗脸,刷牙。

    因为没睡好觉,早餐也只吃了一点,就匆匆向几里外的考点走去。离开考还有十来分钟,大家都三三两两地站在教室外面。有人说说笑笑,有人神情凝重,一言不发,还有人在紧张地翻看昨晚摘抄下的数学公式。这时候,跟我住一屋的那位同伴走过来,递给我一支葡萄糖口服液,说:“你要不要喝,提提神!”

    那几年,这种口服液很流行,据说可以安神静心,消除紧张。我谢了他,没有接。我不相信这玩意儿,也担心有副作用,还是相信自己更靠谱。

    可以进考场了。一个个表情稚嫩又忐忑的考生从四面八方涌进教室,找好位置坐下,把准考证摆放在桌子右上角后,就再也没有人随意讲话,空气简直要凝固了。那是人生中最难熬的几分钟。

    考完数学出来,操场上一阵喧哗。不管考得如何,都像瞬间解脱了一样。有人说隔壁考场有位女生一接过试卷,就觉得头脑中有一道白光闪过,过度的紧张引起了身体的不适,她开始剧烈呕吐,最后不得不退出考试。我听了很吃惊,又有一丝庆幸,在漫长的两个小时里,我竟然完全忘记了饥饿和疲惫。

    后来的几门功课我考得都比较顺利,再也没有失眠。8月中旬,分数出来,数学依然是我最差的一科,但还算正常发挥。总分数也刚好上了全国重点线,一分不多,一分不少。有人说我真是命好,运气好,但只有我自己知道我曾经洒下的汗水和经受过的痛苦。(文/陈 宇)

编辑:张钊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