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座山的四个名字
昆明信息港发布时间:2016-10-31 21:13:02进入社区来源:昆明信息港
订阅《昆明手机报》,移动用户发送km到10658666,3元/月。

    游剑川不能不游满贤林。

    满贤林离县城不过三里,且经过一段狭窄且高耸云天的峡谷。如今,早间蜿蜒的山路成了平坦的柏油马路,路的尽头,一块巨石豁然在目:千狮山,旁一行小字:满贤林。

    这山因此有两个名字了。

    明崇祯十二年(公元1639年)二月十四日,徐霞客游金华山,“十五日,余欲启行,闻杨君乔梓言莽歇岭为一州胜境,乃复为一日停。”“莽歇岭”即满贤林,到此,一座山已经有三个名字。

    由峡谷仰望山顶,山门遥遥在望,虽然累,却有两旁雕刻得千姿百态的石狮子解乏,登山之行轻松多了。登石阶,过山门,踱过一段林荫路,扑入眼帘的是一堵巨大的山崖,崖上一石塔,满贤林到了!然而,一块巨崖却堵了去路,已然山穷水尽。

    巨石如象鼻,左侧微微向上卷曲,清朝年间剑川知州高为阜于巨石上的题刻告诉你内里景色更佳。巨石两旁塑有两座把门金刚,赵藩题联:“天工错,人巧极;风云涌,路径绝”,当地人将此景称为“金刚门阙”。其内隐约有水声,原来是涧水在象鼻内形成一处迭水,弥散的水雾正由象鼻涌出。

    这便是满贤林第一景:“一窍通灵”。

    由金刚门阙过了象鼻,景色豁然开朗,可堪鬼斧神工:左面山岭流绿迭翠,右面石崖摩空入云。这又是满贤林一景:“巨崖当空”。于刀劈斧削的崖壁底下,面对一幅天然画轴,不由得不大声叫绝。山幽泉喧,更有鸟声啁啾。站在笔立的巨崖下,仰头看壁上“磊砢英多”、“天然画图”的题刻,低头寻睡卧草簇中的雄狮,满贤林的绝色佳境,已与人与情融为一体。

    往年,文人最爱于闲暇之日,到满贤林小住,领略“石破天惊,引人入胜;水流花放,小住为佳”的佳境;享受“听泉声不断,人心凉未?望摩空山色,我意超然。”于“云去月来山自挹,松擎岩挂阁如飞”处,吟诗弹琴。如今,一涧山林郁郁葱葱,满贤林复又拥有“幽、险、奇、绝”的往日景象。徐霞客当年登山,也是“爱其幽险”,在山上小憩半日作记。可惜,世事变迁,大旅行家笔下的记述都不在了。

    还在的是石崖上李根源的题刻 “长剑倚天”等。乃民国元年,即公元1912年秋,李根源等人随老师赵藩回剑川时所为。忙中偷闲,是这些民国元老心中向往:“便欲问天,搀峭壁千寻,竟未邀韩杜奇才挥毫泼墨;何须缩地,乞闲身半日,尽可结向禽仙侣把臂入林”。“一窍通灵”旁有李根源题刻“买闲林”三字,旁有小字跋云:“旧名莽歇岭,改为满贤林,无意义。道尽了这对师生的心情。石禅师改曰:买闲林,音谐而意别,山林有知,定当首肯。共和元年秋,腾冲李根源识。”

    欲买闲于山林,方有了“买闲林”一名。

    至此,满贤林已经有四个名字:莽歇岭、满贤林、买闲林、千狮山。

    莽歇岭最原始地记录了此山的原始风貌:一个风光苍莽,蟒蛇出没的地方。满贤林一名,应出于清朝时期,最早见成书于康熙五十二年(公元1713年)的《康熙剑川州志》,明徐霞客笔下尚无满贤林之说,而民国元年,已有将满贤林改买闲林之举。为何“满贤林”一名叫得最响?或因它契合剑川文风颇盛的氛围。沿幽径一路而上,可骑可赏可玩的便是千姿百态呼啸于山林的石狮了,而幽谷尽头,一只身高25米,正面宽12米,侧面宽12米的世界上最大的“狮王”张牙舞爪于山岭最高处,是这山于是又有最奇最新的名字——千狮山。(文/杨保中)

编辑:张钊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