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国话与控制欲的父母
昆明信息港发布时间:2016-09-27 14:33:41进入社区来源:昆明信息港
订阅《昆明手机报》,移动用户发送km到10658666,3元/月。

    慢慢读《世说》,书放手边,凡有空,即拿起读一二条,周六的早晨,读至《言语》篇第39条:“高坐道人不作汉语,或问此意,简文曰‘以简应对之烦’。”

    因此条想及身边一二事。

    以前有个朋友,嫁了歪果仁(外国人),觉得很满意。原因是从小到大困扰于父母干涉过大、控制过密,其生活中事无巨细,皆要参与……令她烦不甚烦。她说,如今言语不通,他们不能跟女婿交流,而她夫妻之间说话,父母也听不懂,于是,一切安静了,总算进入夫妻生活的时代,把父母“关”在了外面。

    还有一位认识的女士,她母亲是小学老师,因此把持着外孙生活的方方面面,从生活照顾到学习辅导,以致“母亲”之角色与地位被废置一旁,孩子被捆在外婆身上,也由此,这外婆出出入入女儿的生活,不得一刻安静,最后,这女士狠狠心,把儿子送进了英文寄宿学校,一则平时家长并不能见到,只周末回来与父母相处,不需人天天接送;二则外婆也不通英文,再不能操控孩子的学业……于是,整个世界安静了,这女士很满意……

    语言是一道门、一座桥、一个宇宙,一套话语,内里是蕴涵着权力的体系,外在是实现权力的工具。(文/老虎闻玫瑰)

编辑:张钊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