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将就的大师和不讲究的时代
昆明信息港发布时间:2016-09-27 14:20:39进入社区来源:昆明信息港
订阅《昆明手机报》,移动用户发送km到10658666,3元/月。

    临近过年这几天,从新闻到综艺节目,从广告到晚会,你会反复看到这样的内容:不管有多少烦心事,不管多难,只要回家过年,一切就都会是温情的,换句话说,别管咋地,先将就着把春节过了再说。在艺术上敢于打破这种将就的都是大师级的神作,12年前李保田、赵丽蓉、葛优等大师的一部《过年》,撕开了一个急速变化时代的矛盾重重,而六小龄童老师,在里面演了一个唯唯诺诺被老婆欺负的大哥,最后在大过年的时候终于忍无可忍出手的巷伯,由此获得了当年大众电影百花奖最佳男配角奖的提名,这个形象是他在孙悟空之外演得最好的一次。

    大师总是不将就的,而这种不将就,很容易犯了众怒。就比如现在的崔健,跟刘欢和林忆莲吵架,训斥和自己同一年出道的许志安,再到和平安针锋相对,很容易给人一种“倚老卖老”的观感。

    但很多人都忽略了崔健在节目中说了一句话:不和稀泥。用这个标准再去看崔健的种种表现,就会发现,崔健批评许志安“唱粤语歌”,其实是在说他态度不正,糊弄事,这是从专业的角度进行的质疑,从之后许志安卖力的表现来看,崔健的批评是到位的;而对平安的批评,也确实指到了他一味追求“晚会风”,想通过卖弄技巧来“震”住观众的痛点。平安一直被人诟病说唱歌没感情,是一个非常优秀的“晚会歌手”,当面指出他的缺点,总比说几句“你的梦想是什么”这样的漂亮话要实在得多。在平安第一场唱完《流浪记》后,刘欢也曾很委婉地表达了他的意思,那就是和吉克隽逸和谭维维等人相比,几年过去了,“中国好声音”的同期歌手都有了大的提升,平安的水平依旧原地踏步,但显然,他和他的粉丝们并没有认真地听,以至于当崔健把刘欢也想说但没好意思说的话,用更为直接的方法表达了之后,平安和“瓶盖儿”们惊愕到失态。崔健并不总是对的,但在认真程度上,他的不将就恰恰是超过很多人的,但在这个需要将就的时代里,崔健对音乐尊严的维护,就这样尴尬地成为了粉丝艺人嘲笑和攻击的软肋,娱乐节目炒作收视率的笑柄。

    《康熙来了》最后一期,蔡康永说,只有不停地问那些无聊的问题,才会给观众“好玩”的感觉,在嘻嘻哈哈追求娱乐至死的环境中,严肃的崔健,就显得荒诞而可笑。

    娱乐第一的环境下,大多数人需要这种艺人,说别人爱听的话,做观众喜欢的事,在晚会上笑容可掬,在生活中德艺双馨,但无论如何这样的人不会成为大师。还好,我们不但有不将就的崔健,还有同样不将就的赵本山,和他那部因为刺痛了不少人的心灵最深处而注定不会有好票房的新电影。(媒体人 祁驿)

编辑:张钊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