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译刘年诗歌一百首的几点体会
昆明信息港发布时间:2016-09-19 18:33:41进入社区来源:昆明信息港
订阅《昆明手机报》,移动用户发送km到10658666,3元/月。

    这一百首短诗中,大多数作品忠实记录了诗人行走中国各地所观察体验到的自然奇观、风土人情以及生命自省。比如下面三首——

黄河颂(刘年原诗)

源头的庙里,只有一个喇嘛

每次捡牛粪,都会搂起袈裟,赤脚蹚过黄河

低头饮水的牦牛

角,一致指向巴颜喀拉雪山

星宿海的藏女,有时,会舀起鱼,有时,会舀起一些星星

鱼倒回水里,星星装进木桶,背回帐篷。

黄河源头(老鸪旧译)

拾粪喇嘛蹚河中,牛角尽处耀雪峰。

藏女背水星宿海,捎桶星光入帐篷。

青藏高原(刘年原诗)

喇嘛们做早课,做晚祷

隔三岔五地辩经

枯死多年的榆蜡树,因此长出了木耳

钟鸣安抚群山

落日赶在夜幕降临之前

给大地披上紫红的袈裟青藏

高原(老鸪旧译)

听经榆蜡生木耳,祈祷晨昏由喇嘛。

钟抚群峰归寂静,血红落日紫袈裟。

当我老了(刘年原诗)

不想一次次参加朋友的葬礼

不想被肉体囚禁在床上,而门外,海棠不停地落

不想看到你的乳房,像母亲一样,垂过肚脐

当我老了,请让我像父亲一样,把所有的痛,两小时痛完

让儿媳来不及厌烦

让在云南打工的儿子,来不及赶回

如是我老(老鸪旧译)

最恨缠绵卧病床,不堪窗外落海棠。

生怕玉峰垂瓜老,痛快追父九泉乡。

    《黄河颂》规避了正统官方文本惯用的宏大叙事手法——必定将九曲黄河和祖国母亲扯到一起,诗人仅仅截取了三个长镜头——一个喇嘛为捡牛粪搂起袈裟赤脚蹚过黄河,牦牛低头饮水双角指向黄河源头巴颜喀拉山雪峰,一位藏女在星光满天的夜晚到星宿海舀水放生用木桶背进帐篷。显然,黄河源头的原住民是最珍爱黄河的,流出藏区后的黄河,读者诸君自己去想吧。

    《青藏高原》也同样规避了官方的政治抒情话语体系,诗人只是进行了极为概括性的意象叠加还原——在喇嘛的诵经声中,一棵腐朽的榆腊树轮回似地长出了木耳,喇嘛寺院的钟声安抚着恒古雪山,落日光辉像喇嘛的紫红袈裟铺盖这片广袤而苍凉的大地。这片高原自从被喇嘛教全面渗透统治后,迄今就是这个样子。

    《当我老了》涉及到诗人对生死的直观感受——作为一个行吟四方的湘西游子,诗人不想反复亲历亲朋好友的离去,不愿卧于病床连海棠开谢的春景也欣赏不了,不想看到自己心爱的女人青春酮体变美为丑,只想像自己的父亲一样痛苦两小时后就撒手人寰,不牵连自己的亲人,甚至是儿媳及流落云南打工的诗人。生又何欢死又何难?这种对求死不能的恐惧,其实是很多不相信三生轮回的无神论国人所共有的,只不过诗人很坦诚地予以了表达。

    面对现实中国存在的诸多不详和无奈,诗人似乎特别克制极少入题,但偶尔也壮怀激烈,拷问现实语境,最典型的如诗集中这首压轴点题诗——

为何生命苍凉如水(刘年原诗)

不打招呼,不交朋友,不在同一个摊位买水果

我是个背负重案的逃亡者

坐地铁,主动把自己的诗集放进安检机

示意安检员,危险的词,已经剔掉

阅经,祈祷,不碰墙上的刀

洗冷水,反复地洗,用去小半块肥皂

姐姐啊,为何生命苍凉如水?为何我依然热情如火?

逝者如斯(老鸪旧译)

恢恢文网罩神州,流放诗人不自由。

水果摊前聋哑扮,安检机上危词收。

阅经祈祷鱼肠剑,冲冷净身肥皂头。

生命苍凉纵似水,一腔热血岂甘休。

    《为何生命苍凉如水》表达了诗人对中国现实文艺语境的愤怒和无力——作为一个选择坚定地“站在弱者一边”也同样是弱者的诗人,他手里只有一支笔而且还得栖身于现行文艺管理体制下的文学类期刊社,可以尽情悲悯却不便直接抗议,最多也只能含蓄隐忍地表达——阅经,祈祷,不碰墙上的刀;洗冷水,反复地洗,用去小半块肥皂;姐姐啊,为何生命苍凉如水?为何我依然热情如火?

    以上举例的诗稿,基本可以勾勒出刘年作为一个具有人道主义情怀的行吟诗人的基本轮廓——正义却无力,悲悯却边缘。他至今未能被体制招安,似乎依旧是一名可有可无的文艺“临时工”。也许就是这种朴素的阶级站位,让他对湖北乡下残障女诗人余秀华给予了莫大同情,并通过互联网为之加魅,让这位奇特的女诗人走入公众视野并最终得到了现行作协体制的加持与接纳。

编辑:周智宇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