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译刘年诗歌一百首的几点体会
昆明信息港发布时间:2016-09-19 18:33:41进入社区来源:昆明信息港
订阅《昆明手机报》,移动用户发送km到10658666,3元/月。

    有些作品则记录了乡下人进入城市漂泊的生存状态,比如这两首——

团结湖路(刘年原诗)

皮鞋不脏,也坐下来擦一擦

给两块钱,给她第一单生意,给她满心的欢喜

环卫工是个老头,也不催,拄着扫帚,看她擦

在我们乡下,清扫路上的落叶,是天老爷做的事情

团结湖一景(老鸪旧译)

皮鞋干净也请擦,欢喜两元打量她。

环卫老头拄帚忆,乡间落叶秋风刮。

土豆丝(刘年原诗)

儿子抱着篮球进来,说饿了

妻子抱怨他没有换拖鞋

在这间小出租屋里,她制定了很多法律

阳光刚好落在砧板上

我像个手艺精湛的金匠,锻打着细细的金条

那一刻,真想宽恕这个世界

蜗居出租屋(老鸪旧译)

媳妇擦地发牢骚,儿子打球喊饿痨。

落日穿窗砧板厚,我切土豆炸金条。

    《团结湖路》截取了一个几乎所有城市人都有过的生活体验场景——让乡下来的大嫂们帮擦皮鞋,照顾她们一单生意。但刘年的蒙太奇拼接方式很特别,一位扫落叶的清洁工老人走进这幅画面,最后联想到老家乡下落叶满路无人扫。城市和乡村因为这位擦鞋大嫂建立起了一种巧妙的视觉关联且了无痕迹。

    《土豆丝》则截取了一个打工家庭在城中村出租屋的生活片段,点睛之处在于结尾——阳光刚好落在砧板上,我像个手艺精湛的金匠,锻打着细细的金条。展现了一个城市打工者家庭卑微豁达的生活态度,能有油炸土豆丝吃已经很幸福了。

    还有部分作品则是抒写异乡游子对故土亲情的眷念。比如组诗《啊,湘西》两首——

吃酒(刘年原诗)

总盼着去吃酒,走多远都不怕,死人的酒也不怕

有好吃的,有戏看,还可以捡到炮竹

唢呐贴着秧浪过来,恨不得把田埂拉直

一只秧鸡蹿出来,吓了我一跳,也吓了它一跳

那时,人情不值钱,经常只送两升米,三升黄豆,五升包谷

吃流水席(老鸪旧译)

红白喜事唢呐魂,米豆挂礼两三升。

最是儿时馋痨鬼,贪吃酒席盼死人。

躲猫儿(刘年原诗)

大姐总是赢

有一次,找哭了我都找不到,她却躲在草树里睡着了

这回,她又赢了

找了十多年,找到滇缅边境,也没找到

捉迷藏(老鸪旧译)

房前屋后不见人,一哭大姐就现形。

大姐逗我五岁半,找寻大姐用一生。

    《吃酒》回忆记录了湘西农村红白喜事请客吃流水席的民俗,在物质匮乏的年代相当于过年。对馋痨饿鬼的乡下孩子来说,这类盛大乡下礼俗具有莫大的致命诱惑——死人的酒也不怕,唢呐贴着秧浪过来,恨不得把田埂拉直。这些诗句,没有乡下童年生活记忆的人是很难感受到其中的真实滋味的。

    《躲猫儿》字面上是回忆童年时期乡下孩子最喜欢玩的一款游戏,大姐逗小弟捉迷藏,小弟总也找不到,有一次大姐竟然在草丛里睡着了,最后一次大姐永远躲起来了——或许是夭亡或许是失踪。诗人一直找啊找,从湘西老家到滇缅边境,从游子梦中到冷酷现实,但似乎永远也找不到了。这种永失我爱的悲剧,透过诗人这种超级克制的叙述,读后令人潸然泪下。

编辑:周智宇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