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译刘年诗歌一百首的几点体会
昆明信息港发布时间:2016-09-19 18:33:41进入社区来源:昆明信息港
订阅《昆明手机报》,移动用户发送km到10658666,3元/月。

    所以我一直在想——汉语新诗的传播为何如此艰难?

    上世纪八十年代,是中国新诗的一个黄金时期,有三位代表性诗人的作品广为流传——北岛、舒婷和顾城。到了万马齐喑的九十年代,则是汪国真的生活哲理诗独步天下。他们四位诗人的作品之所以得以广泛流传,除了发出时代心声自然受到众多诗歌爱好者追捧之外,我觉得还有形式技法方面的原因——北岛诗格言警句直指人心,舒婷诗音韵句法结构讲究,顾城诗短小精悍意象新颖别致,汪国真诗结构紧凑警句格言明显。他们的作品都有个共同的特点——便于记忆传播,要么讲究结构布局,要么讲求韵律,要么简短精干,要么格言警句。这些都暗合了中国传统汉语诗歌的基本特点——韵律,简短,警句。

    讲究章法结构,比如顾城的《弧线》——

鸟儿在疾风中

迅速转向

少年去捡拾

一枚分币

葡萄藤因幻想

而延伸的触丝

海浪因退缩

而耸起的背脊

    讲求韵律且长短错落有致,适合朗诵,比如舒婷《会唱歌的鸢尾花》第一段——

你的胸前

我已变成会唱歌的鸢尾花

你呼吸的轻风吹动我

在一片丁当响的月光下

用你宽宽的手掌

暂时

覆盖我吧

    简短且意象清新,令人过目难忘,比如顾城《一代人》——

黑夜给我黑色的眼睛

我用它来寻找黎明

    还有北岛《太阳城札记》里的煞尾诗句,就三个字。今天回头看,诗人似乎对人类进入互联网时代做了精准语言——

生活

    章法结构通透,语法修辞简明,警句深入人心,比如汪国真《山高路远》第二段——

如果远方呼喊我

我就走向远方

如果大山召唤我

我就走向大山

双脚磨破

干脆再让夕阳涂抹小路

双手划烂

索性就让荆棘变成杜鹃

没有比脚更长的路

没有比人更高的山

    可惜的是,这几位诗人与传统诗歌利于传播的某些美学属性建立的内在关联,在后来的众多新诗诗人们那里局部或完全丧失了,尽管他们中有的人在诗歌语言的内在张力弹性表达方面进行了深入探索。

    如果把诗歌的传播比喻为一只会唱歌的飞鸟,我觉得没有了韵律,就少了一只翅膀,没有了标准化的形式结构,就少了另外一只翅膀,再没有了警句格言,就少了两只眼睛。按这个比喻来裁量,很多当代新诗的传播,就像一只不会飞的瞎眼雄火鸡,一边学习孔雀开屏一边发出刺耳怪叫——我相信不会有多少读者会喜欢新诗的这幅尊容。

编辑:周智宇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