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里的文字梦
昆明信息港发布时间:2016-09-18 09:05:01进入社区来源:昆明信息港
订阅《昆明手机报》,移动用户发送km到10658666,3元/月。

    在新时代队伍庞大的手机族中,偶能瞥见我的身影。清晨醒来,深夜睡前,等绿灯的人行道边,飞驰的汽车火车上,或卧或立或坐,左手握住手机,右手迅速点击屏幕上的文字输入键。输入手机文档的,有时是一个完整片段,有时仅是只言片语,有时是一气呵成的几百上千言。随时随地零零散散键入的文字,或是现场描摹的生活画面,或是即时捕捉的灵思妙想,或是瞬间摄取的真情火花,或是静心回顾的尘世镜头。这些鲜活的细节和灵动的情思,是我从时光流沙中淘出的金子。

    去远方出差,在火车卧铺上,要度过十几个小时。和我同一包厢的三个乘客,除了吃饭睡觉偶尔闲聊,其余光阴全对着手机打发,聊微信,玩游戏,看电影,追韩剧……我在上铺,也拿着手机,回想记录几日前的一幕温馨场景,时而对着天花板静思默想,时而凝神屏幕飞快写字。写写停停,停停写写,下火车时,一篇千余字的短文已在手机文档中完成,并校对过三四遍,通过云端同步上传到互联网。回家点开相关网页复制粘贴,文章就保存到电脑当中。

    几年前的暑假,为了看日出,夜半登泰山。坐车到中天门,午夜刚过,开始步行。泰山的路,越往上坡度越大,越往上台阶越陡。黑暗中只凭一道手电筒光探路,比白天攀登更险更难。步步踩实,走走歇歇。每每停下,脚歇手不歇,左手紧握手机,右手飞快记录登山途中的别样风景:抬头看山上,商店的彩灯和登山者的手电筒光束隐隐约约,蜿蜒而上,像一条飞舞在暗夜的长龙。点点亮光,是龙的鳞片。低头看脚边,借着手电筒的光亮,偶见台阶石栏相交角落的小花,或是喜人的金黄,或是清雅的淡紫。一路上,夜风在苍松翠柏间奏着高低变幻的旋律;流泉飞瀑抑扬有致地唱歌,潺潺,铮铮,淙淙,哗哗,歌声时缓时急;身边的游人附和着水声风声,低语和喘息。天空中斗转星移,云也浓浓淡淡,变幻多姿。近五点二十分,登上日观峰。峰下云气腾腾,滔滔如海。云海相接处,金光灿灿。一块一片的金云,转眼聚成一座金山。金山云海间,太阳露出了小半边脸,一点一点,上升,变圆。圆晃晃的太阳跃出云海的瞬间,几束金光劈云破雾,照亮连夜登山向日而行的人们,伴着一阵阵排山倒海般的欢呼……

    泰山之巅,我披着金色阳光,在手机上完成游记散文《泰山向日行》。观日成文,让我忘却了寒冷,忘却了攀登的疲惫和腿脚的疼痛,每一根血管都奔涌着兴奋和激动。铢积寸累,集腋成裘,我忙里偷闲混在“手机族”中拼凑的短文早不下百篇,发表的文字累计逾百万。我在点点滴滴细碎的时光里与文字梦不离不弃。那篇游记结尾,是我悟出的人生哲理:即使云遮雾绕,朗照不到面前的一方天空,站在观日绝顶,便已抵达“一览众山小”的胜境。(文/王继颖)

编辑:张钊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