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月饼
昆明信息港发布时间:2016-09-18 09:03:01进入社区来源:昆明信息港
订阅《昆明手机报》,移动用户发送km到10658666,3元/月。

    如果有人问我,最好吃的月饼出自哪里?我会毫不犹豫地回答:当然是儿时吃过的月饼。儿时的月饼,还有另外一个使用频率颇高、更恰如其分的名字——红饼。红饼用大红纸包裹着,许多油渍从红纸里渗出来,拿在手里沉甸甸油津津的,从背面拆开红纸,一个红彤彤的大饼跃入眼帘。没有太多的花样,仅有白糖或是五仁口味,讲究一点的人家做点肉馅。每个工序都亲手制作,炉子烧旺,铁锅锃亮,炒熟芝麻仁、花生仁、瓜子仁、松子仁、核桃仁,再放进石臼舂碎,满屋子洋溢着香气,巴不得立刻吃进嘴里去。大人们白天忙农活,晚上做月饼,除了准备全家过节吃的,还要准备赠送亲戚朋友的,他们不叫做月饼,而做打月饼,见面寒暄第一句话就问:你家的月饼打完没?

    一个“打”字,突然就让一个浓情的节日肆意跋扈起来。

    “做”是茶余饭后的小打小闹,是漫不经心的信手拈来。 “打”是用大动作,花大力气,下大功夫的,是把生活揉碎、摊开、捏软来过,需要一种把岁月拉长,把习俗世代延续下去的决心。

    当年的外婆会不厌其烦地叮嘱我们,以后打月饼给你们的孩子们吃,记得之前要清洁身体,洗净灶台,要用鲜榨的香油、新碾的麦面和新鲜的麦芽糖,这样做出来的月饼味道才好。外婆的手很粗糙,但这双手做出的月饼格外爽滑香甜。中秋的月亮经常皎洁圆满,圆得不能再圆,再圆下去就会慢慢变成残缺的下弦月,月光随着残破的缺口倾泻在梦里,照亮到思念的每一个角落。我常在梦中回到故乡,重复着相同的场景:走过青石板路,越过小水沟,来到一片竹林,外婆早已站在坡头等我,她梳着光滑的发髻,穿着蓝布对襟衣服,慈爱地笑着对我说:小宝回来啦。在外婆走后,我才知道自己有多爱她。年龄越往纵深处走去越明白:感情不会因为肉体的消失而结束,犹如在每个中秋夜,沐浴着月辉,咀嚼着思念,似乎刹那永恒。(文/马海静)

编辑:张钊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