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月最酷的事
昆明信息港发布时间:2016-09-14 14:47:52进入社区来源:昆明信息港
订阅《昆明手机报》,移动用户发送km到10658666,3元/月。

    初中毕业下乡“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我等知青变得比贫下中农还贫下中农。

    衣裳比贫下中农烂。农民的衣服破了,打个补丁,也算规规整整;我等不会打补丁,由它烂着,面如瓜菜,衣如飞鹄。

    吃饭比贫下中农糙,说的是修水利时候吃大锅饭。“最高指示”说,别看农民脚上有牛粪,心比知识分子干净。但我等发现,农民不但心灵干净,就连耳根也干净许多。

    围着一大脸盆兼脚盆的肠花五肚,蹲成一圈端起大土碗,知青们就开始“两讲”,讲尿讲屎。农民们吃饭时听不得脏话,盛了包谷饭抱碗鼠窜,剩下我等大快朵颐。直到吃得肚滚腰圆离席而去,男男女女才蜂拥而上,抢吃我等的残汤剩菜。

    那年月知青最“酷”的事就是“骑马、游泳、打枪”,如同现在的“微信、整形、跨界”一样,画风由北京传来,你得积极响应才不至于落后反动不是?

    于是骑马。

    将生产队拉车的马牵到野外,一人一匹,跃上光屁股马背。那马儿闪躲腾挪,几下就将小鲜肉们摔得皮开肉绽、鼻青脸肿。

    几经折腾,终于找到平衡,双腿夹紧马肚,虽然没有《花镜》古人慢慢骑着马,去听黄鹂唱歌的雅致,却有骑马挎枪走天下的豪情。然而刚靠近村子,那马就发疯似的越跑越快,眨眼间马厩顶棚下的木栅栏迎面扑来。大难临头,急忙将身体向前一趴躲过一劫,回头一看,后面马上的哥们却伸手挂在栅栏上哇哇大叫,马从他的胯下溜进院坝。

    正得意之时,本人的马却箭一般向马车翘着的辕杆下钻去。马是过去了,本人却抱着辕杆撬起轮子后的整架马车,“砰”地一声砸在地上,黄灰四冒。幸亏辕杆头与地面有个夹角,胸口才没有被砸成鲜肉饼。

    游泳不难,收工之余,游遍村边的池塘水库,但我等属于“黑崽子”,没资格当民兵,摸不着汉阳造和三八大盖,遑论打枪?

    于是放炮。

    修水利,挖引水大沟。大年三十,农民们回家过年,知青们无家可归,留在工地点炮。

    山腰上一溜儿12个炮眼,3个知青,一人点4炮。于是按腿长腿短,分配了位置,每人嘴角上叼一支等外烟,就像现在“星光大道”一样倒数5个数,然后大叫:“开始!”猛吸一口凑上导火索,待火花“刺啦”一声蹿出,再点另一根。

    挨一朝二点完炮,撒腿就跑,霎时爆炸声声声直冲云霄,飞沙走石,天昏地暗。

    然而,爆炸声只响了11下。尘埃落定,3个人凑在一起,都赌咒发誓自己点了4个炮眼,于是战战兢兢爬上山顶,数数山腰上一溜儿爆坑,不料也只有11个。

    这下完了!也许有个炮眼没爆。

    刨哑炮可是个玩命活。工地上常见这样的情景,后爆的炮眼被先爆的掩埋,将乱石刨开,导火索遇上氧气,立马引燃雷管,炸药筒说炸就炸,人就成碎片飞上了天。

    那时候人觉悟高,说是要奋斗就会有牺牲,草席裹裹残肢断躯,拉回村里悄悄哭泣。

    可现在怎么办?一位放羊老汉见我等像无头苍蝇一样转来转去,朗朗一笑,说:“娃娃,你们的炮炸完了。12炮,有两炮是一起响的。那个坑大了一圈,是两炮并在一起。”仔细一看,果不其然。

    3个人瘫倒在山顶上。

    如今说起知青岁月,许多人常用4个字:青春无悔。但我只有两个字:后怕。(张蠡)

编辑:张钊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