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舒出了第300本书
昆明信息港发布时间:2016-05-23 16:03:53进入社区来源:昆明信息港
订阅《昆明手机报》,移动用户发送km到10658666,3元/月。

    作家出书,未必是新闻,作家出第300本书,的确值得当做新闻。前不久,香港天地图书推出亦舒的新书《衷心笑》,编号300——这是亦舒的第300本书。《星岛日报》报道了新书,简单回顾了亦舒的创作生涯,称:“文星高照,逍遥海外,也是一种奇格。”

    能够写到300本,表面上看,是因为她的勤勉,背后的事实是,也有人愿意读到300本。当年,亦舒曾经在她的短专栏里说,她的老友跟别人说她“真不容易,同样的题材写了20年,还有读者”。而她的反应是,“几乎没即时开始自我崇拜”, 因为她觉得自己在成长,同样的题材在不同时间观点有异,完全可以写了又写。

    她自然有资格这么说,她的300部小说读下来,就是一部个人成长史。早期的亦舒,偏重书写女性的情感经历,后期的亦舒,却写了大量以社会问题为主题的小说,涉及到艾滋病、整容、盗窃、走私、卖淫等诸多领域,这批小说不重文采,更多情节干货,并且常常以个人遭遇为切口,来折射社会问题,切口小,视角广阔。

    后期的亦舒,有一点被人诟病之处,倒的确是真的——她书里的肉味越来越浓,时常描写洋人的肌肉、腋窝、汗毛。《衷心笑》看了没几页就有一段:“那是一个高大英俊肤色金黄的年轻人,漂亮得不像话,身穿紧身皮夹克,内无衬衣,拉链内卖弄裸胸及一抹汗毛。”之前读的一本《从前有一只粉蝶》,隔三差五写到洋人的体味。

    显然,移民后的亦舒,对洋人的身体和体味又爱又恨。但如果她果真愿意写到500本,我不介意她在每本书里夹带些私货。人生漫长,能遇到一起成长的作家,十足可贵,哪怕她在心灵成长的同时,也爱上了洋人健硕的胸肌和金色的汗毛。(文/韩松落)

编辑:张钊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