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同学会
昆明信息港发布时间:2016-05-23 15:46:08进入社区来源:昆明信息港
订阅《昆明手机报》,移动用户发送km到10658666,3元/月。

    外地回来一个同学,于同学提出要4个男同学小聚,不料秦同学不肯,他要请客,他聚合了8个人一起吃饭,这就成了一个小型的同学会。一听变成这个样子,我就不大想去了。可能是没有同学混得好,有些自卑吧,抑或是因陌生而不舒服。我在那个理科班只待了一年,随后文理科分班,我选择了文科班。好多次我被逼叫出桌上每个人的名字,而我总是叫不全,叫不出一个,我就得被罚酒一杯。说好听的是活跃气氛,但有时亦如同被耍猴。

    我先到了饭店,秦同学正坐车往回赶。在饭店,我见到回来的赵同学。此前于同学曾问我,还记得赵某某吗?我说怎么不记得:大眼镜、大盘子脸。于同学也没给纠正。等到见到此人,才发现我弄混了。“你还是老样子,没怎么变。”赵同学这样开始跟我的寒暄。因为听说过他在济南,所以我找到了一个切入点。“你现在在济南?”“我在济南,我一直就在济南呀,没走。”看来是又问错了。我在脑海中不断搜寻记忆。我终于想起来了,我跟赵同学同在济南上过学。

    赵同学在酒桌上大谈他的生意,他说,其实,我们都不差,论条件,创业都够,就看能否走出这一步。他自己硬要从原来的公司退出来,为此损失了200多万元。同事都劝他先别退。他说:现在是损失了,可是再过几年,你再看。言下之意,就不必说了。光损失就能损失200多万元,他从公司退股出来能剩多少,是可以想象的了。赵同学还说,他在我们这个县城也买了一处房产,准备让父母住,或者是自己没事了回来住一住。

    陈同学爱高称呼别人,什么于处长、宋局长、张总、李厂长什么的,反正就是给人官升好几级,有时弄得别人都一头雾水。李同学就信以为真了。在酒桌上,我与她间隔了一个人,趁别人互相敬酒时,她低头悄声问我:“你真当台长了?”这个很重要吗?顿时让我觉得同学会亦是一种应酬。

    或许,是我太过敏感了,抑或是我高看同学关系了。现在都讲究人脉,而同学恰恰是非常好用的人脉关系,人与人之间本来就是相互利用的。同学会要是光吃吃喝喝,光是交流交流感情,实际上亦没有多大益处。同学聚会时,有时会有自我介绍的环节。我在哪哪工作,有某某事,可以找我。其中,亦不乏幽默者,一位在医院肿瘤科工作的同学就说,你们最好别有事找我。而我每次都是不打保票的,我觉得这样的承诺更像是一种表演。而你不打保票,就会有人对你“将军”。“你在电视台呀,那以后找你打广告好使不?”我只好应承“好使”“打广告还用花钱不?”这就像大人逗小孩的游戏了,索然无味。(文/夏学杰)

编辑:张钊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