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青春我们正尴尬
昆明信息港发布时间:2016-05-23 15:34:39进入社区来源:昆明信息港
订阅《昆明手机报》,移动用户发送km到10658666,3元/月。

    要想让一个电视剧从头到脚很尴尬,应该做出哪些努力?号称接力《欢乐颂》的《那年青春我们正好》(以下简称《那年》),用实际行动做了回答。

    要想让剧情尴尬,必须有山寨的人物形象,在《那年》中,郑恺所扮演的主人公一出场,那发型、那校服、那链子……怎么看都是从日剧《热血高校》的主人公泷谷源治身上抄过来的,这种强行山寨是必须的,因为日剧的人物造型和土气的校园、街景在一起,一下子就会进入乡镇杀马特的情景之中,为下一步的剧情铺平道路。

    若不是有如此奇怪的人物和环境设置,整个剧本的精髓——小混混泡优等生就会失去了起码的理由,只有城乡接合部的审美框架下,学习好长得又漂亮的女神才会偏偏喜欢不学无术的坏学生,女神嫁给高富帅以后肯定会婚姻不幸福被家暴,坏学生最后才会迎娶女神成为高富帅走向人生巅峰,这么尴尬的情节,也只有咱们的青春剧好意思整得出来。

    演员也必须尴尬,都是青春应该有张不老的脸,可为了保证收视率,必须全是老脸。郑恺和刘诗诗年龄加起来61岁了,还要强撑着演高中的戏,要命的是,两位30岁的老司机还要演初恋的感觉,看起来非常尴尬。20年前《十七岁不哭》里的郝蕾和李晨组合,刚刚十八九岁,演起来毫无违和感。看来,必须坚持明星制的大旗,才能让观众马上尴尬症发作。

    道具是重要的助推成分,一定要用现代大都市的背景,直接拍上世纪90年代的剧情,虽然有穿帮,但不至于放弃90后观众。至于被尴尬的代表的80后,用一瓶“北冰洋”汽水就能把情境凹回来了。不管是谈恋爱,还是对付流氓,都是一瓶汽水打天下,您可别问穿得人五人六的专业流氓为啥连啤酒都没喝过,这是怀旧的重要器物懂么。以后想要拍青春片的导演,现在就应该下功夫收集一下各地的主流冷饮,比如哈尔滨的马迭尔、北京的北冰洋、西安的冰峰、昆明的王国饮料……又怀旧又不渲染酗酒,多好。

    有了这三个元素,再加上幼稚的台词,俗套的剧情,拍烂了的廉价青春片,扮嫩的演员,一如既往的面瘫脸,你就不愁青春片不尴尬了,至于别人告诉你说,他的青春是起早贪黑,连走在路上都念念有词的碌碌求学时光,是抓住课间几分钟凑在一起聊几句八卦的惬意,是熙攘校园中四目相交时的春心萌动,是意见相左的面红耳赤,是成绩排名的刀光剑影,是街机小霸王的血雨腥风,那都不重要,咱玩的就是套路,管他那么多呢。(文/祁驿)

编辑:张钊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