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天与盗人
昆明信息港发布时间:2016-05-23 15:30:51进入社区来源:昆明信息港
订阅《昆明手机报》,移动用户发送km到10658666,3元/月。

    齐国有个姓国的人家很富,宋国有个姓向的人家很穷,向氏跑到国氏那儿去求教致富之术。国氏说:“我的富在于为盗。我为盗,一年自给,二年自足,三年大富有,可施舍州闾间的穷人。”向氏听了大喜,但他只听进去“为盗”两字,并不明白为盗之“道”,于是就开始穿墙撬门,眼能看到的,手能触到的,一概偷了来。没多久,终于人赃俱获,被处罪,还罚没了以前的家产。

    向氏以为国氏骗了他,就跑去抱怨。国氏问:“你是如何为盗的?”向氏便一五一十悉数告之。国氏说:“哎哟哟,你不懂得为盗之道呢!我现在告诉你,天有时节,地有出产,我盗的是这个。借云雨的滋润,山泽的贡献,来生长我的禾稼,建盖我的房舍,陆地上猎禽兽,河流中取鱼鳖,这不是‘盗’吗?禾稼、土木、禽兽、鱼鳖,都系自然所生,不属于我,我把它们盗来当然无灾殃。可金银珍宝、谷帛财货,是他人的劳动所获,并非自然所生,你去盗焉能不被抓?!抱怨什么呢!”

    杞庐氏曰:此寓言载《列子·天瑞》。一个“盗”字,理解各异,国氏盗天,向氏盗人。盗天者须付出自己的劳动,盗人者则侵占他人的劳动,故国氏荣而向氏耻——国氏富甲一方,向氏被捕处罪。盗天者,向自然索取吧!亦荀子所言:“制天命而用之”也,人之为人,在于斯。然至今日,也须注意不可无节制地盗天,“留得青山在”,方得“不怕没柴烧”。故时下有“生态文明”、“生态伦理”说法,这样,才保证人类社会的有序、健康、可持续的发展也。(文/石鹏飞)

编辑:张钊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