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言万语不如读一首诗
昆明信息港发布时间:2016-03-27 20:37:59进入社区
订阅《昆明手机报》,移动用户发送km到10658666,3元/月。

    这两年我读到的好诗,从数量和质量上都远胜10年前——要知道那时候,诗歌的末日景象比现在还要恐怖,10年来,写诗、读诗的人反而增加不少。也许要感谢微博微信新媒体席卷我们的生活,没有比诗歌更适合碎片化阅读的形式了,随处可见的低头一族们,用诗歌抚平心灵的急躁和颈椎的酸痛,会心之处,抬起头看见一树桃花、梨花、樱花,这种夺目冲淡了我们关于水费电费物管费的烦恼,以及任何时代都普遍存在的关于生命的忧虑。

    按这道理,诗歌应该大张旗鼓、大行其道才对,为什么还是很多人觉得诗歌过时了、没落了、低到尘埃里了?看着房地产广告“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看着汽车广告宣布“我就是梦想”,我似乎明白了点什么。

    以物欲为梦想和远方,又怎能容得下诗歌的空灵?“空”是双手空空,“灵”是以梦为马,海子说“我不得不和烈士和小丑走在同一道路上”,又岂能不感慨“我必将失败”。

    诗人的失败太常见了,以至于我们经常看到真正的诗人自羞于“诗人”这个称呼,其他领域的成功人士反倒说“其实我是一个诗人”或“我是一个不写诗的诗人”,这算什么,一扇屏风吗?

    很多人对诗歌的理解也就仅限于屏风的水平——用分行词句表达些美好或不美好的心思,又欠缺诗人的担当,只能是一扇屏风,装点出淡淡的文人气质,证明我超脱于商人、媒体人等社会身份的压抑以及成功学的反噬,这也是一种我们时代视为刚需的鸡汤。

    真正的诗歌,可以像“穿过大半个中国去睡你”那样的流行,但大多存在于安静的角落,古人所说的灯火阑珊处,等待时代大潮退落,方能显现真正的价值。当然,我这个说法洋溢着业余人士的野心和抱负,不算数的。好吧,千言万语不如读一首诗,忽然看到“树枝因疏忽,使我得见月,而月不见我,亦不见树枝”(顾城《树枝的疏忽》),忽然觉得一切都很坦荡,没有诗人怎么了、诗歌怎么了的顾虑,别人读不读诗与我何干,只要我还在这条道路上就好了,忽然心头就有了一种午后隐蔽于绿荫中的快意。

编辑:张钊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