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是作者和读者一起完成的
昆明信息港发布时间:2016-03-27 20:37:14进入社区
订阅《昆明手机报》,移动用户发送km到10658666,3元/月。

    去年写剧本时,在某个警匪追击桥段用了句诗歌当台词,是大反派在电话里说的,外语诗,大意是“警笛和钟声,永远来不及为孤魂送行”,年头久,作者记不清了,全诗也记不清了,但这句当时一下子就跳出来了,刚好这句诗的语感和戏配了个周全,又能表现人物深不可测。可惜,实拍时导演认为外语出戏了,改成汉语又没了味道,掐了。

    不是说西方诗歌比中国诗歌好,我只觉得有些洋诗在哲学、理性等方面的表现似乎比咱们的顺畅,这和语种有些关系,每种语言都有自己的风格,有的风格就刚好适合写诗歌,用来写小说就缺乏张力。还好,汉语在这方面表现得不怎么明显。咱们也有很多牛逼的诗歌,我喜欢那种语感好的诗句,一读就非得跟着作者一起喘气的那种,气息合拍了,诗句就会生成一种难忘的情绪,关键时候它会跃然,甚至能跃出更深刻的哲和理。这十几年我一直写小说和剧本,有了用诗歌烘托故事的实践后,曾尝试写过一部诗性小说《滚腰》,还算成功。我读诗并不多,写诗意的冲动却一直在,用诗也不靠索引,全是跃出来的,也不是我记性好,是读的时候气息合拍了,那诗意就入骨入髓,难忘怀。

    我接触过很多坚持写诗的人,他们几乎都把写诗当成了信仰,诗句潺潺,都带着情感带着温度带着思想,我也看到过诗人们为写作所做的修炼——对汉语的理解和把持。其实,真正的诗人在小说家眼中心中通常都是励志的偶像,在语言表达和逻辑思维上,以至于情感真诚方面,诗人们时刻在给小说创作者上课。当然,很多小说家不承认这一点。我却深以为然。

    开头说的那戏的另一位编剧是诗人。他有个见解:诗歌其实是作者和读者一起完成的,小说不是,小说你非得有故事不可,诗歌不一定有故事。我以为他指的是诗歌朗诵,是指我那种感受过的气息合拍之和谐。他说,你理解浅了点,很多人读到某烂诗后全身哪哪儿都不对劲儿,那就说明作者有可能完全放弃了读者,没有读者干预的作者,换句话说,不理睬受众所思所想的作者,才会写出攀附、谄媚、空旷和不知所云。

    我又深以为然。

编辑:张钊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