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诗歌没落而是缺乏经典的解读
昆明信息港发布时间:2016-03-27 20:36:36进入社区
订阅《昆明手机报》,移动用户发送km到10658666,3元/月。

    我们这代人是读着汪国真和徐志摩的诗歌长大的。

    即便过去了多年,脑海里还依然有着对“既然选择了远方,便只顾风雨兼程”那种境界的羡慕,也时刻忘不了“轻轻的我走了”那种流动的画面。

    我喜欢阅读这种看得懂的诗歌,可以让人从内心去寻找到共鸣的影子。特别是碰到那种写进心坎的诗歌,就如同大热天突然有人抱个大西瓜放到你面前,你一定会激动,恨不得立即大快朵颐。

    最近几年,很多人说,诗歌没落了。其实,我觉得,不是诗歌没落,而是缺乏经典的解读。

    我是一个武侠迷,特别喜欢金庸的小说。但读完“飞雪连天射白鹿,笑书神侠倚碧鸳”,也仅仅是被小说中各种侠客人物所吸引。直到有一天,我看到了六神磊磊写的《金庸笔下被你们忽视的五个大诗人》,才如梦方醒,原来,小说中无处不诗歌。

    我读金庸小说,从没想过这里面还有诗歌的什么事,可六神的解读让我对《雪山飞狐》有了新的欣赏,有了新的角度,有了新的口味。

    我只是一个读者,不是诗歌研究者,也不是诗歌的圈内人。但我想,为什么金庸老先生多年前的作品,在今天也能读出诗歌的意境?我举这个例子想说的是:从读者的角度说,诗歌欣赏需要一个好的领路人。诗歌是需要拿来分享的,但分享就得有贴近生活的解说词,也需要解说家。

    可看看当今中国诗坛的鉴赏解读,都太高大上了,太过于强调专业词汇,没有用贴近我们普通读者都能鉴赏的语言,都能欣赏和理解的意境,这种引路只会变成孤芳自赏,无法福及下里巴人。

    大众读者需要通俗,而非艰涩。比如,如果你跟一个老农谈“关关雎鸠”,他肯定听不懂你在念叨什么。你如果跟他说:“风吹草低现牛羊。”他也一定跟你有共同语言,会说:“我家就有牛有羊啊。”

    诗歌从生活中来,其实民间很多俗语,无不是优秀的诗歌。如:“山是一步一步登上来的,船是一橹一橹摇出去的。”又如:“不下水,一辈子不会游泳;不扬帆,一辈子不会撑船。”

    我们只是普通人,但我们也有文化需求,也需要鸡汤,如何让诗歌也能在解读中偏向下里巴人,雅俗共赏,有一个好的领读人,这是我对这个时代诗歌最普通的一个要求。

编辑:张钊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