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看松子树
昆明信息港发布时间:2015-08-31 16:21:03进入社区来源:昆明信息港
订阅《昆明手机报》,移动用户发送km到10658666,3元/月。

    说真的,我吃过松子,但并没有见过结着松子的松树。查下资料得知,我平时常见的松树,其实是云南松,所结的籽小,不适合食用。而我们所说松子的树,是华山松,一般要长在海拔1500米以上才结果实。

    朋友左金华从大关山上带回几只棕色的松果,松果差不多有拳头大,10厘米长,鳞叶层次分明,层层如塔,轻轻掰开紧闭的鳞叶,缝隙深处有几颗松子晃动,像是对我点头。哈,松子!我叫出声来。

    说真的,我吃过松子,但并没有见过结着松子的松树。查下资料得知,我平时常见的松树,其实是云南松,所结的籽小,不适合食用。而我们所说松子的树,是华山松,一般要长在海拔1500米以上才结果实。我很想去看结松子的树,天随人愿,有一天我就跟左金华等人驱车两个小时,去了大关山。

    大关山是涌宝镇大绿园村绵延起伏的群山中的一座高山,海拔大约2000米。山顶有联通公司的机房,左金华他们是去联通公司的机房安装“户户通”的发射设备,而我只是去看结着松子的松树。车子过了大绿园村,就从公路右边转弯,沿着一条崎岖的山道爬到山腰,没有路了,下车步行。山上是十几年前飞机飞播的华山松,长得密密麻麻,挤进来的阳光跌落在地成碎片,空气潮湿而清新。树下松针厚积,踩上去软得有些不真实。同行的本土诗人杨劲松说,这比地毯还软,他说的是比人工的地毯软,而实际上松针正是名副其实的地毯。地毯上有一群群菌类,像是出来玩耍的孩子,穿着红色的土色的灰色的黄色的衣服,有的顶天立地,有的把松针顶在头上,在玩捉迷藏。现在已过了吃菌的季节,这里竟然还有这么多的菌子,多是多,但是我们不敢采,害怕碰到毒菌。

    大关山上的松树,所结的松果几乎被人摘完了,偶尔有一两棵松树的高处,还会挂着一两个。我们穿行在松林间寻找。同行的涌宝镇文化站站长董开涧说,要摘松子,要在中秋节前后些来,那时候多。他这样说着,看见一棵松树上还挂着两个,就噌噌噌爬上树去摘,摘下来看,松子已经炸走了,是一个空果,地上也不见松子的影子。董开涧就讲了一个笑话,说是有一次一个外省人跟他们来捡松子,他一见又黑又圆的小籽就捡起来,一会儿就捡了一裤包。一伙人边捡边嗑,嗑得津津有味。外省人却说,这山上的松子硬倒是不硬,但一点儿都不好吃。大伙一看他嘴冒黑泥,再看他手里捏着的,是羊屎果,大伙哈哈大笑,原来他竟然把干羊粪当成松子了。

    来大关山,见到了结松子的树,还有长在树上空了的松果。我很开心,使劲地想背几首古诗中有关松子的诗,却只记得这么几句:“风落收松子,天寒割蜜房”、“空山松子落,幽人应未眠”。(王建安)

编辑:张钊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