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路缘
昆明信息港发布时间:2015-08-31 15:07:18进入社区来源:昆明信息港
订阅《昆明手机报》,移动用户发送km到10658666,3元/月。

    有个冬天,父亲到知青点来看我,随后我们一起坐火车回家,冬天车上总是很冷,父亲就会把我裹在他的怀里。现在,父亲已经去世,我却依然忘不了他温暖的怀抱。

    从我出生开始,就与铁路有了剪不断的关系,因为我是“铁二代”,我的父亲是原开远铁路机务段的一名机车检修工。

    我家门外就是一条通往铁路货场的专用线,专用线西边不远处,就是铁路机务段,日夜不停地跑着鸣着风笛的火车,每个夜晚都能听到窗外隆隆的火车声,我已经习惯了在火车的隆隆声中入睡。

    我的许多记忆都与铁路有关,我觉得,对铁路的爱已经融入到了我的血液里,那个机务段的厂房、蒸汽机车,就一直在我记忆里反复出现,带给我温暖的回忆。夏天,小伙伴们都会跑到开远站的候车室里跳格子、玩骨头子儿。有时候,开远站广场边的篮球场上有精彩的篮球比赛,许多铁路职工家属都会在看台上观看和助威,我也会到场观战,这就是那时候我的部分童年生活。每次放学回家,我都要经过开远站这个说起来很简陋的候车室。许多时候,我会和同学在这里把作业做完再走。

    学校里有几个同学的家人也是铁路上的,他们住在铁路小区。我们熟了之后,我就常常去铁路小区,周六周日总会遇到值勤的老太太不让我们高声说话,说有铁路上夜班的人正在睡觉。那时候,铁路小区的黑板报经常更换,每一期我都看,在火车头下面,有一些好人好事之类的,还有近期学习重点。内容我不怎么关心,但是五颜六色的版式以及上面的火车头、一些小插图是我最喜欢的。

    我的伯伯、叔叔、婶婶都在铁路上班,有火车司机、列车乘务员、工务职工。许多时候,我特别羡慕他们,想象自己长大后也能成为铁路工人,穿着铁路制服,多神气。

    后来父亲到机关上班,如果是寒暑假,父亲喜欢带我出差,火车给我的感觉总是很温暖。我上山下乡当知青在开远原大庄公社,有火车到达,每次回家都是坐火车回去,就是在春运期间,车上的人也不多。夏天,我躺在座位上,听着机车轮子“哐啷哐啷”的响声,一会儿就舒服地睡着了。有个冬天,父亲到知青点来看我,随后我们一起坐火车回家,冬天车上总是很冷,父亲就会把我裹在他的怀里。现在,父亲已经去世,我却依然忘不了他温暖的怀抱。

    父亲尽管只是个铁路机务段的一名普通干部,但是曾经当过兵,他一直用很高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让自己原本平淡的人生套上了一圈又一圈光环。因此父亲每一年都是单位的先进。不能不说,父亲影响了我的一生,我从昆明铁路机械学校毕业后,也分配到了宜良机务段,第一年上班,我就用自己的苦干赢得了单位领导的赞赏。那年年底,我被评为全段“先进生产者”。当我把这个消息告诉父亲的时候,他狠狠拍了一下我的肩膀,第一次表扬我:“好样的!”

    在铁路上班这些年,我干过机务、车务,当过机关干部,后来干过宣传干事,还经常给各家报社写点“豆腐块”,丰富我的精神生活,时间长了,由开始的风花雪月写到了身边的火热生活。我会拿着相机满世界跑,重心就是铁路,拍飞驰的火车、拍干活的铁路工人、拍忙碌的站务员、拍列车员微笑的脸,我的许多文字和照片都倾注了对铁路的爱。工作很累,但是心情很愉快,吃饭香、睡觉香,其实,这样的人生还是很美好的。

    岁月还长,我与铁路的缘分还在继续,我想,那该是一辈子的缘分吧。(旦永元)

编辑:张钊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