巾帼小诗赛须眉
昆明信息港发布时间:2015-08-31 15:06:29进入社区来源:昆明信息港
订阅《昆明手机报》,移动用户发送km到10658666,3元/月。

    一般来讲,女人写的诗婉约风格居大多数。然而,一旦她们写起豪放诗来,那也是巾帼不让须眉。

    先看第一首《述国亡诗》,作者花蕊夫人,时间是后蜀被宋灭,花蕊夫人被俘之时。宋太祖早就听说后蜀君臣极为奢侈荒淫,而花蕊夫人又才貌双全,深得后蜀主孟昶宠爱。于是,宋太祖就命令花蕊夫人当场就亡国作诗,不动声色地看她怎样对“红颜祸水”“女祸亡国”论作出应答。

    君王城上竖降旗,妾在深宫哪得知?十四万人齐解曱,更无一个是男儿。

    花蕊夫人好像不知宋太祖的用意一样,以辩解的口吻吟出第一、二句。“哪得知”表明她有廉耻之心。即使“得知”也奈何不了“竖降旗”的君王,这两句叹息也为第三、四句的怒斥做了铺垫:“十四万人齐解曱,更无一个是男儿”,潜台词是:亡国不是红颜祸,而是“不战就降”、“以多降少”的君王和十四万兵,亡国怎能怪在深宫的我呢!?宋太祖因此对花蕊夫人也刮目相看。

    第二首李清照的《夏日绝句》:

    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至今思项羽,不肯过江东。

    这是一首怀古悲愤、借古讽今的诗,讽刺南宋赵构只顾苟且偷安,仓皇南逃,不敢带领官兵联合各地义军,以优势兵力和入侵的金兵决一死战,收复失地,赶走侵略者,至使老百姓流离失所,家破人亡。李清照也因“靖康耻”而丈夫死,无家归,珍贵文物也丢失,颠沛流离,尝尽人间艰辛。楚霸王项羽,垓下一战,败于刘邦,乌江亭长劝他暂避江东,重整旗鼓。他却以“无颜见江东父老”而自杀。其生为人杰,死为鬼雄,豪气冲天。对不以见父老为羞、忍辱偷生、只顾逃命的南宋君臣是一种辛辣的讽刺。

    第三首是鉴湖女侠秋瑾的《对酒》:

    不惜千金买宝刀,貂裘换酒也堪豪。一腔热血勤珍重,洒去犹能化碧涛。

    秋瑾的好友吴芝瑛知道秋瑾对庚子事变、八国联军入侵、清王朝腐败无能、中华民族濒临灭亡的境地十分焦急,立志“但持铁血主义报祖国”,“一洗数千年国史之奇羞”,她在日本高价买得一把宝刀,要实现“澄清神州”的宏志,吴芝瑛怕秋瑾“事泄贾祸”,因而屡示珍重。“貂裘换酒”,古代确有。例如汉代司马相如和晋代阮孚都有这类豪壮之举。唐代李白在《将进酒》中也说:“五花马,千金裘,呼儿将出换美酒。”由此可见,秋瑾豪情万丈,史所罕见。第三、四句:“一腔热血勤珍重,洒去犹能化碧涛”,一是对好友担忧而“屡示珍重”的回答;二是说,我会珍重自己的一腔热血,不过一旦需要我奉献的时候,我也会将一腔热血化作原野碧绿的波涛。碧血是有典故的,这里不赘述。后世常称烈士的血为碧血。秋瑾最后也为革命事业宁死不屈,就义于绍兴古轩亭口,践行了她的誓言。

    三位妇女写的小诗,心情各异,角度不同,却都是爱国诗、正气歌,豪迈气概赛须眉。(郭明忠)

编辑:张钊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