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错读也有趣
昆明信息港发布时间:2015-08-29 15:20:53进入社区来源:昆明信息港
订阅《昆明手机报》,移动用户发送km到10658666,3元/月。

    初中二年级时,我迷恋现代诗,有一天我吟哦郭沫若的《天上的街市》,母亲说:“我早就跟你说了,要注意保护视力吧!”这让我很无语,说给班主任周老师听,他说有一次吟诵“春潮带雨晚来急,野渡无人舟自横”时,他摆渡的二叔说:“扯淡吧,大水汪天的,谁敢把船拴在渡口啊?”

    曲解诗歌的事,自古以来时有发生。

    贯休《觅句》云:“尽日觅不得,有时还自来”,原是说灵感难得的,有人读后大为赞叹,说道:“可不就是!我家那懒猫我找了好久都没找着,以为丢了,它却自己出来了。”顺着它的思路一想,不禁令人莞尔。

    宋人程师孟盖了一间新房,大概还没装潢好,可是心里喜欢,时时惦记着,深情写道:“每日更忙须一到,夜深还自点灯来”。看诗的人若不看诗题,还真弄不明白写的啥。就有人误会了,以为写的是“登厕诗”,还真的像。

    还有煮鹤焚琴的曲解。无名氏有一首咏梅诗,中有“三尺短墙微有月,一湾流水寂无人”的句子。试想,月光里,矮墙边,朦胧的寂夜里,流水无声,一树梅花自开自落,多么美好的意境。可有人看后,惊叹道:“此偷儿行乐图也。”小偷跃上墙头,肩荷所获,消失在寂静的深夜。这样强烈的解读对比令人失笑。

    也有较真的曲解。林和靖的名句:“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可谓脍炙人口,陈辅之却认为用来形容野蔷薇更恰当,但遭到别人批驳:“夫蔷薇丛生,初无疏影,花影散漫,焉得横斜?”有人有同感,来问东坡:“这两句用来形容桃杏,不可以吗?”东坡答道:“不是不可以,是桃花杏花不敢当啊!”梁章钜认为东坡答得妙。

    诗歌的曲解或趣解,来自于诗歌语言的简约和张力,若都是薛蟠体,就不会有那么多解释了。对诗歌的理解,以“只可意会不可言传,好处难与君说”为好。朱熹解诗,认为“关雎”都有所指,那实在是让人难以苟同的。读诗时,忽然间心领神会,欣欣然手舞足蹈,恨不得拍拍古人的肩膀,那种感觉怎么形容?还是“好处难与君说”。

    可遇到一知半解的,还是要仔细思考,不能看一家的解释。小时候读《静夜思》,就觉得李白家的窗户大,要不怎么月光照到床前了呢?后来看到新的解释了,说这里的“床”是井栏的意思,井是有故乡的寓意的,觉得豁然开朗了,意境也清幽多了。后来听马未都说,床有凳子的意思,绳床、胡床都是可以折叠的凳子,那么李白会不会坐着凳子,沐浴在月光里呢?

    前几日看到一则诗句赏析题,解读花蕊夫人的“十四万人齐解甲,宁无一个是男儿”,有个学生写道:“十四万士兵全部卸下盔甲投降,发现没有一个是男的,竟然是女兵!”这真是个惊人的发现。(董改正)

编辑:张钊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