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时辰及喜庆
昆明信息港发布时间:2015-06-22 17:40:03进入社区来源:昆明信息港
订阅《昆明手机报》,移动用户发送km到10658666,3元/月。

    女儿刚刚熟睡,世间安详。

    前两天吃见手青,她中毒了,眼前幻象百变,她惊恐异常,呓语连连:这个世界好恐怖,人更恐怖!我在一旁宽慰:这是菌毒在给你放电影呢,静下心来,仔细看清,把细节讲给我听!慢慢地,她不那么害怕了,幻境渐渐变化,语气也柔和下来,她讲的一些内容差不多是诗了。

    女儿如今已经脱离险境,回想这几天,全家如同经历了一段恶时辰。噩梦中醒来,生活如常,摸摸心跳,后怕中也颇觉欣喜,这才猛然觉到端午节已经撞来跟前,女儿的中毒,正暗合上了端午的前奏。

    民间传说里五月是恶月,五日是恶日,五月初五便成了一个不祥的节日,这一天习俗里雄黄酒什么的,始终围绕着一个驱灾邪瘟疫的主题。端午还被称为小儿节,民间认为这节令小儿最易中毒,多灾多病,于是许多习俗的细节也如夏草般应运而生。

    在我家乡嵩明,端午节是必过的,却没有赛龙舟、包粽子、荡秋千之类的热闹节目,在我的记忆里,这些都是后来从书本电视上慢慢知道的。端午节我印象最深的事只有两件:一是绑百绳儿,一是蒸包子。

    先说绑百绳儿。像“墙洞眼儿”“松毛卷儿”“石子儿”等词音一样,在我们方言里,“绳儿”已经严重儿化为一个字音,读若“索”,其实我根本不知这个词该如何写,从意义上说,写为“索”好像也讲得通:就在这一天,每家的小孩从颈项、手腕、脚腕上都要套上一圈各色细线组成的线圈。这个圈大概就是祈福消灾,希望小孩健康长命的意思。常常是八九点钟,太阳刚刚照上门槛石坎,我妈或是我奶奶就会叫住我,抬出圆圆一个针线篾箩,搬个草墩坐下,慢慢拆开那些从未用过的撒花线,蘸蘸口水捻出线头,一个色抽上几根,在我身上一比一剪一结,喜气就套上了身。

    我一蹦一跳来回跑动(从此一直戴着,戴脏戴黑,直到火把节才能剪下来烧掉),这时厨房里蒸包子的香气开始传出——我们家一年四季不蒸包子,除了端午这一天。我不爱吃包子,但爱闻起锅前的香气,爱掰开包子直接吃馅,而把皮晾在一边,这个恶习保持了多年。

    有一年端午节,家里都没人了,我在老房子里,和往常一样,还是奶奶蒸包子。我有些惶恐不安,那时我已10岁,在封闭的农村,大家习惯讳莫如深,没有人告诉我任何情况,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此前母亲的肚子鼓了起来,不干活,神情忧虑。

    当我姑妈从县城赶回跨进门的一刻,她神情欢喜,大声说:生了,是个男的,又属龙,又在五月端阳,福气好得很!给我绑百绳儿的奶奶也一脸欣悦,在那个喜悦的节日里,她们一齐把目光转向一脸迷惑的我:你妈给你生了个弟弟!(李文炳)

编辑:张钊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