灯下记
昆明信息港发布时间:2015-03-19 15:45:47进入社区来源:昆明信息港
订阅《昆明手机报》,移动用户发送km到10658666,3元/月。

    早几年翻《鲁迅日记》,见厚厚的两大册,终于没有勇气细读,只是一翻而过,留下的印象若有若无。倒是对先生每年的书账看得小心,那些书我大都未见过,同样很多我更是闻所未闻,印象也就不那么深了。独独对年末书账后的“灯下记”记忆很深,常常想起。去年底开始准备重读《鲁迅全集》,阅读时打乱全集顺序,从第14卷的日记开始读,自然要和“灯下记”重逢。

    想想初读时之所以对这3个字记忆深刻,无非也是切合自己的生活实际和看书习惯。作为整日为衣饭奔波之辈,白天看书时间毕竟有限,做记者那几年四处奔走不必说,这两年到团场同样不闲。看书就放到了8小时之外,灯火阑珊正是看书好时候。偶尔有几笔感触,赶紧记下来,遇到电脑是打开的,就录入到文档,许多时候兴之所至,偶然的感触也能作成一篇短文,在台灯的白光下想象“依然有味是青灯”的风致,想想而已,不敢奢有。再想想胡适年轻时在日记里督促自己每日读6小时之书,同样也只是想想,遇周末时才能勉力达到,如日日如此,也只能望厚厚数册“我的朋友胡适之”的日记而兴叹。

    鲁迅的许多文章也是灯下而成,他在《华盖集》的《题记》中说:“现在是一年的尽头的深夜,深得这夜将尽了,我的生命,至少是一部分的生命,已经耗费在写这些无聊的东西中,而我所获得的,乃是我自己的灵魂的荒凉和粗糙。但是我并不惧惮这些,也不想遮盖这些,而且实在有些爱他们了,因为这是我转辗而生活于风沙中的瘢痕。凡有自己也觉得在风沙中转辗而生活着的,会知道这意思。”青灯下易让人沉思。

    灯下记、读大概是工薪阶层读书人普遍的生活状态,身边不少爱书人即是如此。曾经写过一篇《灯下夜读》,记叙的是停电之夜的读书生活。后来在《文汇读书周报》上看到一篇书评,才发现干脆有人用《灯下夜读》做书名了。其实,早在多年前,知堂就用《夜读抄》做自己作品集的名字,这名字当然和《雨天的书》一样好。

    为生活的读书人大概也是很珍惜夜读时光的。晚饭后,泡一壶清茶,手执一册,可发现深夜过得很快。这种感受在我是常有的。再后来看易卫东的读书日记集《夜读记》亦是如此。易先生是江西新余的一名数学教师,却爱读文史社科类书籍,手不释卷。如易先生这般的读书人,我所遇不少。

编辑:张钊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