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兴的婚礼
昆明信息港发布时间:2015-03-19 15:45:12进入社区来源:昆明信息港
订阅《昆明手机报》,移动用户发送km到10658666,3元/月。

    两个大妈升任长老,拉了新郎新娘入喜房,喜房里点了红烛,烧了炭火,新郎新娘跨过炭火,坐到床上,两个长老倒了红酒端过来,酒里浸了红枣,长老说过咒语似的祝福,就指挥喝交杯酒,左手喝了交右手。文质彬彬,以相应的一套繁文缛节来承载举足轻重的一生情事,给当事人留下深切的回忆,似乎还是有必要的。

    3年师范,我和万兴一张桌子坐了两年。毕业后先后来昆,虽然平时各自忙活,好几个月不通音信,但是君子之交,其淡如水。2009年腊月,万兴结婚,我生拉硬拽“绑架”了两个同学一起参加万兴的婚礼。

    当天,我们坐车到南华县城,然后再换车出城,顺着南(南华)永(永仁)公路走出几公里,在一个叫礼拜寺的村子下车,万兴派了两辆摩托车来接。我们先到新娘家里吃午饭,再随着迎亲送亲的队伍,前往万兴家。

    新娘家的喜宴已是尾声,新郎新娘已经率先出发,说是在路上等我们。后来我才明白,这边送亲出门、那边迎亲进门,还有之前搭床抖铺的时间都是精确到分的,需要算计到当事人的生辰八字及一家老小的牛马属相,选定吉日,再择良辰,非常之专业。

    我们吃完饭,送亲的一干人开始收拾嫁妆。柜子、箱子,自然都漆做红色,上面描画了牡丹、兰花之类,抬出来,装了满满一车,其中陪嫁一个装了木架子、系上大红花的火盆最具特色。万兴是彝族,新娘是汉族。一路朝山里走,就看见新郎新娘在一个大水库的堤坝上坐着晒太阳,我们奔上去喊:“老庚,结婚了!”万兴和新娘都笑盈盈的。

    从新娘家到万兴家,怕是走了一个多小时。迎亲送亲的队伍到村口,接亲的队伍就放响了爆竹,三路人马拥着新郎新娘胜利会师。我帮着扛嫁妆,进喜房的仪式就没有看到。后来轮到自己是这样的:两个大妈升任长老,拉了新郎新娘入喜房,喜房里点了红烛,烧了炭火,新郎新娘跨过炭火,坐到床上,两个长老倒了红酒端过来,酒里浸了红枣,长老说过咒语似的祝福,就指挥喝交杯酒,左手喝了交右手。文质彬彬,以相应的一套繁文缛节来承载举足轻重的一生情事,给当事人留下深切的回忆,似乎还是有必要的。

    彝人好酒,万兴说他的婚礼喝了一百零几十公斤,还算少的。村里办酒不收红包,而是挂礼,主家请识文断字的乡亲帮忙收受客人的礼钱、姓名,记下来,多少,数清楚,完事后账目连同礼金一起移交。八仙桌上囤着一个5公斤的酒桶,送50块敬你一杯,50块以上喝两杯。尽管打了折扣,挂过礼钱以后我们就晕了。

    院子里早已铺上厚厚一层松针,盛了肉菜分组摆开,三老四少席地蹲下,团团围住,喜宴便开始了。我至今记得彝话说“干杯”是“直白刀”。晚上闹房更要喝酒,老庚兄弟拎着酒桶来敬新郎新娘,十四五岁的少年男女也来敬,新郎新娘醉倒以后,少年男女互相敬。本来不相识的,酒一喝上,耳热心跳,就开始谈情说爱了。10点多喝完酒,院子里的松针收开,中间笼起篝火,一抱大的松树疙瘩,火焰燎到天上去。人手一把月琴或二胡,唱起来、跳起来,圈子越转越大,琴声越来越响,“左脚舞”是外人的叫法,彝人自己叫“打跳”、“跺脚”,果然是山河震荡,动地惊天!累了饿了,喝酒吃饭,篝火要烧到太阳出,跺脚要跺到次日8点钟。

    我们聊一会儿天,出去看一会儿跺脚。熬到4点,实在耐不住了,万兴的父母亲就在火塘边打了一个地铺给我们睡。第二天,我们都不敢再喝,只是晚上万兴的老表邀请我们到家里坐坐,一进门就提出酒壶来,盛情难却,喝了一口,老人忙上楼,抱了一坛子药酒下来,又喝一口。

    婚礼结束,客人散去,万兴酒也醒了,送我们到县城。大家都嘘了一口气,我们又说:“老庚,结婚了!”万兴说:“是啊,结婚了,你们要快点。”

编辑:张钊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