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舅不得入谱
昆明信息港发布时间:2014-08-19 15:44:27进入社区来源:昆明信息港
订阅《昆明手机报》,移动用户发送km到10658666,3元/月。

    前年冬月,老爸八十大寿时,突然兴之所至,下令我等兄妹一年之内必须修出一部像样的家谱。他还指着我们说,这事由老三执笔,谁让他冒充作家呢!但你们几个,包括你们的妈,但凡老三问到什么,都给老子仔细回答。老妈显然也没料到寿宴上会有这么一出,因此嘀咕:你家三代以上都是叫花子,还修家谱,也不嫌丢人!老爸横眼一勒:你说什么?老妈忙说:我说老三那么忙,你还给他没事找事。老爸学者样说,你个女人家晓得些啥,这叫盛世修谱!老三他懂的。事情就被定下来了。

    可我真是不懂,自然也极不情愿。但老爸的党龄都快60年了,他的话在家里就是圣旨,谁敢违抗!近两年,我不得不每个假期都回父母的老家,顺着葫芦藤摸瓜那样,勉强搞成了一个既像葫芦又像瓜的初稿——确如老妈所言,父系一族,从我爷爷那辈算起,直追到清代道光年间,我家祖辈几乎全都是乞丐或放牛娃,连媳妇都娶不上,个个入赘上门不说,还有几个死得不明不白。比如我爷爷他爸,有说是被狼吃了的,也有说是被饿死的,更有说是“闹匪”(经查实,是咸丰六年——公元1856年——李文学领导的清末云南哀牢山彝族农民大起义)时,他赶了东家的牛群跟着跑掉了的……对这些种豆得瓜的细节,老爸暗地里考证后倒也不怎么深究。他只是在最后一章的《谱系规例》上加了两条。

    第一条倒也合情合理:古之家谱族志,皆以男尊而女卑,故家族之女性,往往鲜得入谱。今之男女平等、人格独立,蔚然已成人类发展大势。故名入本谱者,无论当今后世,无论男娶女嫁,也无论身处华夏外邦,但凡我族中人,均需依本家族谱久远传承增补(纵若出嫁女性,子女虽随夫姓,也须载入本谱)。以示根之所系,祖之所依!

    第二条就太诡异也太离谱了:本族后人,但凡有身为国舅者,一律不得入谱!

    国舅?那不是古代皇后的兄弟吗?姑且不论本族已经无此可能,就算有,那是多大的荣耀啊,为什么还不能入谱了?问老爸,他死活不说。问急了,他还骂人:“曹国舅知道吗?你们把书都读到狗肚子里了!”曹国舅我怎能不知道呢,八仙之一嘛,名曹佾,也叫曹景休,因他老姐被宋仁宗册封为皇后,所以被称为曹国舅。此人不仅是八仙中地位最尊贵的人物,还据说他未成仙时,即喜修道,还散尽家财,周济贫苦,最终由汉钟离和吕洞宾引入仙班。

    以此求证于老爸,他居然说:“看你读书都读傻啦吧!像《神仙通鉴》这种书你也相信?”然后又做学者样训诫:知道不?曹国舅有个弟弟叫曹景植,那年他贪图一个赴京应试的秀才老婆的美色,就绞死了秀才强占人妻。秀才的冤魂向包公伸冤查究。曹国舅太阴险,知道消息后就教唆其弟务必将那女人弄死以绝后患。曹景植把那女人投入井中,幸而未死,逃生途中偏巧就遇上了曹国舅这个人面兽心的东西,秀才之妻还以为这人就是包公呢,于是尽诉冤情。曹国舅大惊,令手下用铁鞭把她打死,弃尸于偏僻的小巷。可这个女人命不该绝,没死透又醒过来,终于见到了真正的包公……包公把曹景休和曹景植两个国舅枷入牢中,下令处死,连曹皇后和宋仁宗亲自来说情都不行,宋仁宗只好大赦天下,包公才不得不饶了曹国舅一条小命。

    老爸所说曹国舅的恶事,各种史料中均无记载,纯属民间口口相传。我纳闷的是,作为一位老党员,他宁愿相信民间故事,也不相信《宋史》、《集说全真》或《仙佛奇踪》、《历代神仙史》之类里的凿凿文字,真是奇哉怪也。但我说过,老爸的话在我家就是圣旨,那就只有遵旨了:国舅不得入谱。

编辑:张钊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