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面
昆明信息港发布时间:2014-08-19 15:37:11进入社区来源:昆明信息港
订阅《昆明手机报》,移动用户发送km到10658666,3元/月。

    1982年,我首赴重庆,为搭头班江轮去洛碛,清早转公交,赶到朝天门时,腹中饥肠响如鼓。明知车站码头的东西质次价高,但时间紧,只得在候船室馆子将就了,油条短小,豆浆寡淡。同桌老汉不满:太婆!油条像麻花,水搅混了就算豆浆。他的幽默一扫我上当的郁闷,后来和接船的同行说起,两人异口同声:小面好噻!

    第二天,我心里挂记小面,旅馆旁的陋巷口有张矮桌,四周是扁担宽的条凳,老少几人正在吃面。隆冬清晨,热气蒸腾足以诱人,老板端来堆头满碗的一缸,拌两下一筷入口,面条裹着作料麻辣鲜香,烫心烫肺,第二筷就夹到莴笋叶,清爽生脆。常说幸福时光过得快,不知不觉一缸下肚意犹未尽:再来一缸。这时来了几个棒棒,我起身让座:先让他们,我等得。

    炉子上支着两口深锅,小锅熬着骨头,大锅插着三支长把竹漏勺,老板抓起一大把菜叶投进大锅,随手揪起一撮韭菜宽的鲜面抖进竹漏勺,并顺势按下漂起的菜叶,三根指头捏住三个搪瓷缸,先用长筷把菜叶分拣入缸,再依次把竹漏勺里刚断生的面条倒进缸里。又麻利地往面上撒榨菜末、芽菜末、姜末、蒜末、花生末和花椒面、油辣子、味精、葱花,最后淋上酱油、麻油、菜籽油、辣椒油、花椒油和香醋,虽然都只是点点滴滴,但小桌上的杯杯碟碟盅盅碗碗无一漏网,临了舀一勺骨头汤,全程一气呵成。我不由夸赞:老板好手段,煮面像舞蹈。他嘿嘿一笑:锤子噢,冬天下头跺脚上头冒汗,夏天一身湿透挂挂起壳,辛苦噻。付钱付粮票时,我嘟囔:从来没吃过四两。言者无心听者有意,他脸露微赧:二两才八分,不找钱就找点粮噻。真是大实话!垫底的都是莲花白、莴笋叶、大白菜这类一时半刻煮不蔫撑得起场面的大路菜。虽然没有半点肉星,汤骨也已熬成不败金刚,但这份小面硬是被调制得红翡绿翠活色生鲜,有粮有菜连汤带水,叫人百吃不厌、不吃想念。小面物美有公认,而价廉更可贵,不但市井平民,就连进城卖苦力的棒棒也吃得起这实惠的快餐。

    后来物资丰富,小面里才有了肉,粗枝大叶也换成藤菜尖、豌豆苗、青笋尖等细贵,遍街小面各有绝招,味道更上一层楼,价钱也水涨船高。

编辑:张钊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