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牛
昆明信息港发布时间:2014-08-19 15:36:00进入社区来源:昆明信息港
订阅《昆明手机报》,移动用户发送km到10658666,3元/月。

    那时,在我们老家,家家户户都有牛,家家户户的孩子都放牛,放牛的孩子都喜欢斗牛。

    土地下放时,集体的牲口也分到了各家各户。分牲口时,采用抓阄的方式。母亲让哥哥去抓,结果抓到了一头力气特别大的叫“三牯儿”的公牛。母亲很高兴,父亲经常不在家,有三牯儿耕地,方便多了。而哥哥更高兴,他不仅可以每天放牛,还可以让三牯儿跟别家的牛打架,在村里,三牯儿历来是战无不胜的,这让哥哥很是扬眉吐气。

    偶尔会有别处的公牛窜到我们村,哥哥就把三牯儿牵过去,让它们打架。三牯儿本就好斗,它犟起粗壮的脖子,两只尖尖的头角向对方顶去。对手不知道三牯儿的厉害,当然不甘示弱,迎头就上。几个回合之后,三牯儿突然发力,头往下钻,角抵在对手的脖子上,再迅速往上顶,对手受伤,只好落荒而逃。放牛的孩子们坐在大石头上,拍手叫好。那时候,三牯儿成了村里所有放牛孩子的骄傲。

    有一次,外村跑来一头凶猛的公牛,哥哥把三牯儿牵过去,两头牛仿佛有仇一般,一见面就斗起来。双方势均力敌,久持不下。后来它们斗到了一块大石包旁,三牯儿用力过大,一只角猛地碰在石头上,折断了,血渗出来。哥哥害怕了,试图隔开它们。但三牯儿已经斗疯了,用它的独角插到对手脖子下,对手受了伤,掉头逃了。哥哥惶恐地把牛赶回家,母亲见三牯儿的角断了,问明情况,抓起竹竿就朝哥哥打去,哥哥鬼喊辣叫起来,母亲警告他:再让三牯儿打架,我揭了你的皮!

    那晚,母亲为三牯儿煮了一盆好料,站在旁边服侍它吃。

    少了一只角的三牯儿依旧好斗,依旧没有对手。哥哥呢,要是有别处的公牛来到我们村,他总是忍不住要把三牯儿牵过去,让它们斗,当然,结果都是三牯儿赢。

    三牯儿好斗,其生命也终结于一次恶斗。那天,哥哥把它牵到村后的石牌坊吃草。在距离石牌坊大约三公里的大营坡,也有一群牛在那里放牧。三牯儿吃了会儿草,抬起头来,朝大营坡方向张望。张望了一阵,它突然大叫一声,狂奔起来。哥哥跟在它身后,但三牯儿脚下像生了风,哥哥根本追不上。等他跑到大营坡,三牯儿已经躺在了一道深深的悬崖下。他听人说,三牯儿气喘吁吁地跑到大营坡,与一头公牛斗起来,结果一脚踩空,掉下了悬崖。

    三牯儿死了,母亲大哭了一场,哥哥也被痛打了一顿。摔死的三牯儿最终成了我们家的盘中餐,母亲把牛肉制成干巴,吃之前用开水泡泡,再放在锅里煮。但母亲不吃,看见我们吃的时候,她常常流泪。

    母亲不吃牛肉的习惯或许就是那时养成的,这几十年里,她从未吃过牛肉。

编辑:张钊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