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蒙自·车
昆明信息港发布时间:2014-08-19 15:35:19进入社区来源:昆明信息港
订阅《昆明手机报》,移动用户发送km到10658666,3元/月。

    我理屈词穷,唯有仓皇离开。发动了车,小侄问去哪儿,我说:回昆明。他很奇怪地看着我,我窘迫地说,还是算了,这地方高人太多,咱们不要又自取其辱。

    素喜在烟雨蒙蒙中闲逛各种小城,却极讨厌有人把文章写得烟雨朦胧。但凡弥漫诗意的文字,我一看就会感觉到酸、假、累。把“烟雨”二字引入标题,不过是想点明,这天下着小雨,蒙自的南湖,像与它同名的1921年7月的嘉定南湖,看上去很迷蒙。

    稀奇的是,同样细雨天气,待在大城市里会无端地泼烦。因此一大早,发现窗外的昆明淅淅沥沥,立马招来小侄,让他驾车与我到小城去。但直到上了高速,小侄问要去哪儿,我才漫不经心地说,要不咱们回一趟老家楚雄,逛逛桃园湖吧。小侄大惊,说老叔你耍我嘎?刚才你让我一直走,现在咱们走的路可是到通海、玉溪、红河那边去的!我呵呵一笑,说,那就到蒙自去。小侄嘀咕:“我都去过七八回了。”

    沉闷之余,我无话找话:“你知道红河人为什么把人称为‘根’而不叫‘个’吗?”小侄问为什么,我说我也不知道。小侄说:嘁!我说你莫嘁,虽然我说不清楚,但肯定与人的形状有关:圆形、方形或者三角形的人你见过吗?人是长形的嘛,躺下是一条,站着不就是一根?何况,用“个”字形容的东西太模糊宽泛,不规则的物体,往往都用这个字来量化,甚至连虚幻的东西,也可以称“个”,比如:一个鬼。

    小侄终于露了淡然一笑。我趁热打铁,说,前些年第一次到蒙自时,我曾见过十几辆清一色的大货车,车牌全是“蒙A”的,当时那个惊佩啊!想,不愧是当年飞虎队的老巢,连车牌都有自己的。结果一问,人家是从内蒙古来的,来运金平的香蕉到内蒙古贩卖。小侄哈哈大笑,于是咱们叔侄二人东拉西扯,不知不觉就到了南湖。

    已是中午时分,我们在南湖边停了车,到湖心的亭子里就餐。小侄说他不想吃米线了,因为“那碗像盆,吓死人!还不如烤两个猪脚丫巴吃。”这倒正合我意。云南的烤猪蹄,早已遍及全省,但只有蒙自的,才最脆香,其他地方,比如昆明烤的,要么啃不动,要么稀趴趴的没嚼劲。

    正啃着猪蹄喝啤酒呢,旁边两“根”就着米线喝烈酒的老者,大约刚目睹了两辆车的刮擦,此时竟争执起来,一个说是那张蓝色越野车的错,一个说肯定该那张白色轿车负责。我悄悄跟小侄开玩笑:“咱们云南人真没文化,不管什么车,统统都称之为“张”!一张车?嘿嘿!还一张纸呢!”

    不料那俩老者听力惊人,竟突然停止争论,一齐瞪过来。我正惶然,两老者便一唱一和地开始了对我的教诲,大意是:就汽车而言,云南人、尤其是蒙自人,才是最有文化的——当中国人尚未知晓汽车为何物时,他们就已经通过某种不为外人所知的渠道,从图片上对汽车见多识广了……既然是图片,当然就只能论“张”,将之称为“一部”、“一台”、“一辆”,都十分落后和可笑——现在看来,车有个啥?不就像一张纸吗?轻飘飘的!

    我理屈词穷,唯有仓皇离开。发动了车,小侄问去哪儿,我说:回昆明。他很奇怪地看着我,我窘迫地说,还是算了,这地方高人太多,咱们不要又自取其辱。

编辑:张钊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