孝悌祠祭
昆明信息港发布时间:2014-08-19 15:31:38进入社区来源:昆明信息港
订阅《昆明手机报》,移动用户发送km到10658666,3元/月。

    是否有人见过拆房子只拆一半的奇特景观?我三生有幸,居然得见这百年难得一遇的场面。实际上,自房地产大行其道以来,强拆就屡见不鲜,但这家人既没有在门口插红旗,也没有养个大狼狗,更没有造个土炮,显然不是地产商强拆,更何况,周围的人家都十分安好。

    是不是要开客栈?高速公路开通以来,县城里无数人家在动工盖客栈,但像这样拆一半的却见所未见。问询之后,才晓得原来是这家主人的弟弟干的好事。这位兄弟在城北盖了豪宅,早已身家百万。哥哥却是个迂腐的人,写得一手好字,卖点字画,虽然风雅,但十分清贫。家拆成这样,显然是没办法修复了。

    两家人平时相安无事。但高速公路的开通却一下子使福祸齐至。这贫穷之家附近修起了广场,盖起了商铺,一天比一天热闹,百万富翁弟弟的恶行也紧跟而来。他心满意足地拆了一半房子,受他所赐,哥哥一家过上了屋漏偏逢连夜雨的日子。

    《三字经》里提道,“融四岁,能让梨,悌于长,宜先知”,四岁的孔融懂得礼让兄长,这种行为被称为“悌”。孔融让梨被写入《三字经》这样的蒙学读物,可见古人对“悌”有多么推崇。在悌之前,则是“香九龄,能温席,孝于亲,所当执”。实际上,黄香正是因为杰出的孝行而举孝廉,此后造福一方。桓灵时童谣称,“举孝廉,父别居”,这固然是对举孝廉的反讽,但有汉一朝,很多名公巨卿都出身孝廉,孝行的重要地位也可见一斑。

    去城西500米,离我家不远就是孝悌祠。事实上,从我记事起,孝悌祠从来就没有名符其实过。我很小的时候,这里是牛棚,不久之后,养牛的老人过世,牛棚变成了木器作坊。再后来,这里变成了甲马驿站。听乡人说,孝悌祠其实在几十年前就荒废了。当时搞农业合作社,这里就成了我们生产二队的专房,在此之前,孝悌祠其实是全县人共有的。

    几年前,在孝悌祠不停变换身份的间歇中,似乎短暂地传出要重建孝悌祠的消息。古人说得好,百善孝为先,我有时候看报纸,夫妻不睦,兄弟失和,长幼无序屡见不鲜,独生子女这样一个世所未见的物种登上历史舞台后,更是加剧了失序。孝也好,悌也罢,似乎离我们越来越远了。

    令人始料不及的是,孝悌祠再次摇身一变成了甲马驿站。高速公路开通后,县城里到处可见修建的客栈。没想到的是,孝悌祠也如此与时俱进。最后一次路过这里时,我忍不住止步仔细端详了孝悌祠,算是缅怀,还是算告别?店主人不知道是怎么想的,别出心裁地装了很多瓦猫。瓦猫邪气极重,大理人常常在正梁中间装一只辟邪。装了这么多,主人是嫌不够邪,还是想堵住天下人悠悠之口?

    沿着孝悌祠往北走就到了景风阁。景风阁里供奉着剑川的历代先贤,小时候父亲曾带我进去看过那些高耸的牌位。两者中间立着一大块牌子,是为“剑川精神”,一共十六个字,前八个字是“景贤崇文,重教明理”,《三字经》里则说“首孝悌,次见闻”,和孝悌相比,学识也好,功名也罢,都次之一等了。没想到,这块牌子才建起不久,孝悌祠就再也不可能有重光之日了。而我一直觉得,景风阁并不能穷尽先贤,唯有和孝悌祠并举,“景贤崇文,重教明理”才不是空话。

    现在可以回到刚才那位百万富翁了。据说当日他弄了些推土车来,转眼之间就把哥哥家的房子拆了一半。其时,他挺胸凸肚,志得意满,不可一世。然而祸兮福所倚,在震耳欲聋的鞭炮声中,他咚的一声倒地不起。家人把他送到昆明医治,至今不知死活。父亲说,这真是现世报。其实死生事小,他一家人从此就要受千夫所指,再也不能昂首挺胸了。

编辑:张钊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