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仙花染指甲
昆明信息港发布时间:2014-07-25 14:44:11进入社区来源:昆明信息港
订阅《昆明手机报》,移动用户发送km到10658666,3元/月。

    不等指甲花开,我就开始忙了。花一开,就更加忙。天天跑去看邻居姐姐有没有空。站在门槛上,看她烧火,或者缝扣子。

    小的时候,姥姥姥爷放任,父母无暇,我一直觉得,自己幼教缺失严重。什么都不会干。用我妈的话说,是“笨得五个指头分不开”。所以,邻居家的大姐姐,对我来说,就是神一样的存在。她什么都懂,什么都会:知道哪儿能找到可以吃的甜草,知道怎么移活一棵花,知道纸币比钢镚贵,也知道怎么用凤仙花染指甲。我总是远远地观察她,悄悄地崇拜她,小心地接近她。她对我,可是有点漫不经心。

    指甲花一开,情形就不一样了。她也要用到我了。染指甲可不是一个人能完成的。而且,我家橱柜里,有一大块明矾。没有明矾,染出来的指甲不鲜亮。原理不懂,事实在那儿,大家都知道。她家穷,没有明矾。也没有妈妈。

    先掐几朵花儿,配上十来片叶子,再掰一小块明矾,放在一起。找一块石板,用小石头捣碎成泥。挑一点儿花泥,涂在指甲上,要涂满。盖不住的地方不会变色,不好看。然后用蓖麻叶包住——一定要用蓖麻叶,也不知为什么。然后用细线缠紧扎住。就这个环节,需要互相帮助。大姐姐灵巧一些,用嘴咬着一端线头,另一只手拈住另一端,也能给自己缠上,我就不行,必须求人。耐心地先等大姐姐自己涂满扎好,然后把剩下的花泥,涂到我的指甲上,一一绑好。一件期待已久的大事,就算郑重完成了。通身是花草新鲜汁液的味道,青苦涩甜。

    染指甲一般在晚上。十个手指头都缠上,除了睡觉,就什么都做不了。而且睡一夜,晕染的时间足够长,颜色也深。有时候等不及,白天也染,就只好擎着两只手走来走去。终于还是不小心碰掉,指甲上就只淡淡一层颜色,聊胜于无。

    一觉醒来,尽管睡梦中百般小心,指甲上的绿包还是不知蹭到哪儿去了。赶紧先看指甲。果然红彤彤一片。只是经常不均匀,有时,连指肚儿也是红的。

    即便红色狼藉吧,我也举着手到处让人看。这一天,阳光变得粉红,空气有些甜蜜。每个手指头,都想单独跷着,展示尖端那一抹花的红。

    仿佛是神赐的小小荣光。(作者 廉萍)

编辑:孙红亮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