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旧文学林
昆明信息港发布时间:2014-07-11 15:13:33进入社区来源:昆明信息港
订阅《昆明手机报》,移动用户发送km到10658666,3元/月。

    世界上位于北回归线上的城市并没有几个,而个旧是其中之一。按教科书的说法,它应该属于亚热带高原季风气候,热是其地理属性。但因为有了金湖,这种“科律”被打破了。它甚至比高了许多纬度的昆明还凉爽,用丁玲的话说:“在桃色的云里面我飞过来了,沿路都是一样的桃树林哪!我又是踩着油菜花的黄色的、白色的海涛浮过来的,我的心就像浮在云的上面、海的上面,轻得很啊!舒服得很啊!”

    同样的误解来源于《简明不列颠百科全书》,它很早就把个旧称为“锡都”了。而据我们自己的历史,个旧早在2000多年前就出产锡了,这在《汉书·地理志》里都有记载。当一座小城遭遇一个大矿,依照常理,其命运的污浊凄凉难以回避。但个旧无愧于“物华天宝钟灵毓秀”之称,竟然规避了我们常识中的命运,其万千美丽难以方物。

    我不想揣度,当年巴金为什么会被朋友讲述的个旧故事打动,从而写下中篇小说《砂丁》。但我知道,将近30年后,他专程去个旧住了6天,创作《个旧的春天》、《忆个旧》等散文,的确满怀深情。与巴老不同的是,少年时代在个旧当过砂丁的彝族作家李乔,其《我的走厂》、《在个旧》、《个旧厂》、《锡是如何炼成的》等作品,都是根据他在个旧的生活体验创作的。如果说,李乔先生的作品传达的是砂丁们的呐喊,那么为什么在新中国成立后还有一大批部队和地方作家先后来到个旧,写出诸如白桦的短篇小说《竹哨》、苏策的长篇小说《红河波浪》等惊动当时中国文坛的作品?

    我在寻找答案,想在某个阳光灿烂的日子去个旧一探究竟。我搜索谷歌,得知1982年,个旧市文联和《个旧文艺》创办了面向全国的“刊授创作中心”,邀请了丁玲、杨沫、白桦、茹志鹃、刘心武、蹇先艾、李乔、苏策、陈明、王松、王安忆等作家到个旧,向来自全国各地的优秀刊授学员代表讲学,并在个旧宝华山上植树——为纪念个旧文化史上的这一盛事,作家们遂将这片树林命名为“文学林”,并立碑为记,“文学林”三个字由沈从文题写。“文学林”是文人墨客敬仰的地方,这里松柏长青,每棵树、每片草地、每块石头,都流溢一股浓浓的文气。“文学林”中的文房四宝,除了砚池外,笔、墨、纸及笔筒、笔架、笔洗等文房用具,均以雕塑和浮雕的表现手法加以展示。

    所以最终令人难以容忍的是,在“文学林”中,赫然还有当地历届高考10名状元小记碑刻——且不说当年的“状元”们混在何处,在文学“坐台”的时代,我不知道这种“文学群英签名碑”究竟想辱没谁。

编辑:张钊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