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老轶事
昆明信息港发布时间:2014-07-11 14:54:10进入社区来源:昆明信息港
订阅《昆明手机报》,移动用户发送km到10658666,3元/月。

    1958年8月,我随一批应届高中毕业生来到了昆明植物园,据说昆明植物园即将改为昆明植物研究所。在由“园”变“所”而新增的“新鲜血液”中,我们这些高中生是敬陪末坐的见习员。10月,我被派往西双版纳景洪县大猛龙小街参加由蔡希陶先生领衔的热带植物园创建工作。那时正值中苏联合考察队在西双版纳考察热带生物资源,吴征镒是副队长之一。

    一天,热带植物园迎来一批中苏考察队员,有人指着一位身材不高、戴着眼镜的中年人说:那就是我们的吴征镒所长。第一次见到吴所长,看上去他与一般的考察队员并无两样,身着蓝布中山装、脚穿防蚂蟥的白布袜,头戴白色遮阳帽,手持笔记本、身挎帆布包和135照相机,毫无大专家的架子,哪知他正是让苏联专家心悦诚服的植物分类学家。他们在草棚为顶、竹篱为墙、竹板为桌、竹筒为凳的简易食堂里午餐,苏联专家吃面包,中方队员吃糯米饭。

    1959年,新建丽江高山植物园,我在西双版纳一年后被调往丽江,又一次参加新建植物园。后来才知道,这是昆明植物研究所“花开三带,果结八方”的战略部署。热带-亚热带-亚热带高山是昆明植物研究所的三个主要“战场”,地处亚热带高山的丽江植物园是三个“战场”之一。为了规划丽江高山植物园,1963年夏初,吴所长请来了俞德浚、陈封怀等植物园专家,实地考察丽江高山植物园,我第二次见到吴所长。俞德浚说:“丽江玉龙雪山,犹如瑞士的阿尔卑斯山,丽江高山植物园将来会成为世界知名的植物园。”老一辈植物学家的预言如今已成为现实展现在我们面前。

    “五五规划”时,吴所长主笔起草研究所的“五五规划”,调我来帮助抄规划稿,每天到吴所长办公室抄稿,有看不懂或看不清的地方就近问明。历时十余天。虽是抄稿,也让我感受到吴所长把握研究所科研方向的思路。“四人帮”倒台后,1978~1981年间,我调任吴所长秘书,负责处理他的内外事务,让我有机会近距离地了解他。

    吴所长“诸葛一生唯谨慎,吕端大事不糊涂”。刚被“解放”,为追回失去的时光,他一刻也不怠慢,花甲之年两次进藏考察;古稀之年培养和提携后生,一道迎上世界植物科学前进的步伐;耄耋之年奋力笔耕,完成了几项重大的科研工作,献出一批自主创新的理论成果。

    2005年,已退休几年的我,被吴所长召回到吴征镒院士办公室工作,其间历经吴征镒院士九十华诞庆典、编辑出版《吴征镒文集》和记录整理《吴征镒自传》等重要活动。在整理《吴征镒自传》书稿时,吴老数次告诉我:“凡事如实为真,朴素为好”。

    我生幸矣!在半个多世纪里,幸遇吴所长,有机缘亲身感受他为人治学的真谛和科学思维的敏锐,感触他襟怀宽广、谦逊包容的风范,体验他常人生活折射的心境情操,给我的工作和生活带来新的启迪。

编辑:张钊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