薰衣草
昆明信息港发布时间:2014-07-11 14:52:50进入社区来源:昆明信息港
订阅《昆明手机报》,移动用户发送km到10658666,3元/月。

    我似乎已经闻到了薰衣草的馥郁芳香。

    六七月的伊犁属于薰衣草,这句话大概并不过分。要知道,这个时节,多少外地人往伊犁蜂拥而至,很少不是因为薰衣草。

    说起来有些奇怪。不远千里万里,只为来看一场花开,怎么说都小题大做。如有此疑问,全只因你没看过薰衣草,或者没看过伊犁的薰衣草。那是盛宴,是汹涌澎湃的花海,是让人眷念的家园。

    夸张吗?一点都不夸张。

    在见到薰衣草之前,还没见过如此大气磅礴的紫色,连绵万亩地排开。西域大地的广袤,在任何一种花朵自身,都是大气的——花海面积庞大,花海气势壮观。

    这就是伊犁,就是伊犁的薰衣草。

    看了这么多回薰衣草,却不知它与爱情的关系如此紧密。且不说每年花季,数不清的情侣在薰衣草花海拍婚纱照以见证爱情。而在生活中,人们谈论薰衣草时必定会谈到爱情,这是什么个道理应该值得有人去探究一翻的。

    既然薰衣草如此大气,在我看来,爱情也必定如此。

    还因为薰衣草,六七月的伊犁也变得抒情、深情。这是当年第一粒薰衣草种子落地伊犁河谷时无论如何也没想到的吧。第一粒种子落地,应该彪炳史册的,由第一粒到如今的千万亩,所经历着不过历史长途的一瞬间。却在伊犁河谷开花、落地生根,多年后被见过的人津津乐道,念念不忘,没见过的人拭目想见。

    然后,实际上,当国人说起薰衣草时,首先想到的依然是普罗旺斯这座薰衣草之城。想起本国的薰衣草之都伊犁的,毕竟不多。前两年,我利用做人文地理记者的便利,行走伊犁,写了一本关于伊犁的书稿交给一家文化公司,准备策划出版。书稿交上去了,排版设计、找图片,终于开始要确定书名了,双方商讨一番,最后还是对方老总说的一个书名比较有卖点:《向西伊犁,向东普罗旺斯》。卖点主要就在薰衣草,以及被国人神往的普罗旺斯。

    最后,因为担心销路等问题,书当然是没出成。

    伊犁实在太远,远到被人遗忘。

    还好,这几年,种有占全国90%以上薰衣草的伊犁渐被人知,数万亩薰衣草逐渐进入人们的视野。

    这几年,除了田地,在公园、小区、庭院,小面积薰衣草被广为种植。

    走在伊犁河谷的许多地方,都能闻到薰衣草香,行走在如伊犁河水波一般的花香中。那么就明白,哦,六月到,薰衣草花开。

编辑:张钊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