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相布施
昆明信息港发布时间:2014-06-23 16:15:40进入社区来源:昆明信息港
订阅《昆明手机报》,移动用户发送km到10658666,3元/月。

    用了公厕刚要走,耳边一个老人声:“我没得事干,我没得事干!”转头就见瓷砖上一个油漆红框,色彩有些淡了,内书:交费5角。一个老人坐在草墩上,望着来往的人。

    我熟悉他。这里是新农村试点,周围一片小公园,离集市近,附近人没个玩处,都成堆来集,唱歌对歌,好不热闹。人既多,公厕卫生便无法保证。村里找了几个老人打扫,村上付一定费用,因外来人多,老人们便兴起向外人收卫生费,作额外补贴,村里人有背后说不平的,有睁只眼闭只眼的。总之,村里人及偶来的亲戚,没有一个需要交费的。我是这个村的女婿,若是问起,报报家人名字即可。

    “我没得事干,我没得事干!”老人望着我,似笑非笑,喃喃自语,然后从内衣掏出一叠零钱捏在手指间——他要收费。我本来要告诉他情况,转念一想,自己又不常回来,就是外面毫不相识的人,也难免有所布施,何况他?确实付出了劳动,再说这时代,5角钱也几乎不是什么钱。

    我一掏口袋,刚好有一元零钱,就递过去,他接了,把一叠零钱放到眼前去找,5角、1角的票子都有。“不用找了。”我说,低头离开,边走边想“布施”的事——前两天刚刚陪几位居士访大德回来,虽非局中人,内心还是有所触动——我就想“布施”实际上是在自己的心地上做功,于己更有利。不过万一对方具有贪婪之心,一味布施反倒是姑息养奸,算一种伪善的自私吧?尤其想到前几次以小孩名义向我要钱的几伙人,手法一致,也因为钱不多嘛,我都递出去了。

    这样一想,就杂念纷飞。

    第二早起床,我套个拖鞋又来。夜雨路泥,此刻天阴着,微雨,有些冷,路上行人欲断。我远远见老人打个伞站在公厕门口,身体缩着。走到跟前,平常都不打招呼,也很少看到别人和他打招呼。大概因为昨天给过他一元钱,我竟多嘴含笑道:“嚯,天那么冷,人都没有,你还站这干嘛呢?”我的意思是套个近乎,慰问他一下。“哼!站不站关你屁事!你不是人?不想进就别进,担心脏了我的地!”我惊愕,站着看他,脸上似笑非笑,以为是他开玩笑的一种方式,又说:“呃,你老倌儿,怎么满口脏话?”“我老倌儿?我老倌儿怎么了!你不会老?你有两个臭钱就××!”这时我发现他真在骂我,微细的嗔恨正自心里聚集,按照平常习气,接下来该我还嘴了。还好察觉得快,我止住嗔恨,静静立住,老人噼里啪啦继续骂脏话,好像天上浮云翻滚,不碍我天青半分。

    我出来,把钱递过去,平静对他说:“你怎么好坏不分,刚才和你开玩笑,是关心你的意思,我是本村人,可以不给你钱的,我昨天今天都给你钱了,你怎么还骂我?”老人说:“谁叫你骂我老倌儿?难道你不会老?你给么给不给算逑!外村来的也有很多人不给,有些人屎尿墙根脚随便拉,随便撒!”他继续骂骂咧咧,但对象已经转移,我听出他骂的和我毫无关系了……

    “老倌儿”等于“老头”,我们从小这样说惯了,从来没有意识到直接对老人说这词是不礼貌的,今而后牢种心田。怜悯布施他人时,心不清净,无意间定会流露些骄傲自得的神情,伤害别人的自尊,即得相承受辱果报,嗔恨心起孽缘现前,嗔恨心灭恶业消灭。仿若菩萨的示现,经言:菩萨不住相布施。

编辑:张钊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