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年学游泳
昆明信息港发布时间:2014-06-23 16:04:06进入社区来源:昆明信息港
订阅《昆明手机报》,移动用户发送km到10658666,3元/月。

    现在的儿童学游泳真令人羡慕,在标准的游泳池,有老师、家长陪着、教着,有的还请教练指导。游泳衣、游泳裤、游泳帽、防护眼镜一应俱全。出了游泳池就有浴巾披裹,然后洗浴,搽护肤脂……

    我初学游泳时则是悄悄地干活,乘大人不注意,偷跑到菜地中的水凼边,脱光衣裤,抄水拍胸,还念叨着:拍拍胸不伤风,拍拍胯不挨打。在水浅的地方两手杵地,两脚交换踢打水面,不一会儿水就搅成了泥塘,从水中爬出来,乌紫的嘴唇哆嗦着,太阳一晒,身上的泥浆干了,皮肤紧绷绷地发疼。回到家,妈妈用指甲一刮,脚杆上顿时现出一条白痕,就露馅了,少不了一顿臭骂,还罚跪挨打。

    我们洗澡的水塘是取土后形成的凹地积水而成,底部不平,靠田埂的一侧是一条宽二米多的深沟,大些的小孩可在那里跳水。有一天,他们跳下去竟踩着一个软体,捞上来是一个小孩,这小孩不知塘底情形,被淹死了。大家将他面朝下放在凸起的田埂上控水,希望能救活他。有的小孩说,有条水牛就好了,在牛背上控水是最好的。他妈妈得到消息,系着围腰就急忙跑来,将小孩赤条条地扛在肩上哭着走了。我妈妈听说有个小孩被淹死了,急得到处找我。我回到家被扎扎实实地教训了一顿。

    以后学到一个好办法,将帽子浸湿吹成气球,拽着帽檐当救生圈。有了它,我胆子大了起来,公然敢到玉带河学洗澡了。妹妹在岸上看衣服,我满怀喜悦拾级而下,到了水边,准备好土救生圈,就勇敢地下到河里。有个小朋友开玩笑抢了我的帽子,我去夺帽子就被水冲走了。沉下去,我双臂猛拍水,头露出水面,喊了声“救命”又沉下去了。喊了几声,我已被冲出十多米远。妹妹高叫着:救救我哥哥!岸上的人惊呆了,瞪眼看着动弹不得。幸好脚趾触到河底,我慢慢移靠到岸边,实行了自救。这次妈妈没打我,一边拍着我的背,一边摸点灰土抹在我的额头,念着“三魂七魄拢人身啰”,给我叫伴儿(招魂)。在水里我并不害怕,只想着完了完了,睡在床上老觉得绿水没过我的眼睛,才害拍起来。

    最令人难忘的是鸭子塘。这个水塘在离南窑火车站不远的稻田间。放了学,我们几个同学就去那里学游泳,上了岸,大家感到身上痒。我贪玩,还多游了一阵。回到家身上奇痒无比,怎么抓挠都止不了。第二天,浑身上下长满了拇指大的红疙瘩。几个同学都用金鸡纳霜涂得一块块的白。我家没有这种药膏,妈妈就用通红的锰强灰(高锰酸钾)水给我洗澡,居然奏效。以后才知道,我们洗澡的水塘是农民放鸭子的地方,鸭子屎有毒,我们以后再也不敢去鸭子塘洗澡了,害怕长“鸭子疙瘩”。

    游泳最惬意的地方是海埂,那里水清空气好,与睡美人相伴,还可以在沙石滩上捡花石子。我们有空就步行十多公里去海埂游泳,后来有了自行车,去得更频繁了。

    在水塘、河流、滇池中,我终于学会了游泳,算是自学成才,狗刨式、蛙式虽不标准,但江河湖海也都能应付。值得自豪的是学了一个绝技——水上漂。游累了,翻身躺在水中,手脚不动,也不会沉,还可以维持正常呼吸,甚至睡觉。想走了,双手轻轻摆动,可进可退,享受着鱼的那种自由。

    回想起当年学游泳的经历,有些辛酸,有些甜蜜,这是我们这代人童年的乐趣。

编辑:张钊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