捡石记
昆明信息港发布时间:2014-06-17 17:26:48进入社区来源:昆明信息港
订阅《昆明手机报》,移动用户发送km到10658666,3元/月。

    传说,汹涌奔腾的金沙江为天地之子,天是其父,地是其母。许是天地饱含疼爱的馈赠和“仙寿恒昌”的祝福,金沙江河畔多石,江有多长,石有多远。

    一日得空,径直来到金沙江的一条支流黑水河边,半为捡石,半为消闲。溯流而上,穿过齐腰深的杂草,眼前豁然开朗:一大片河滩出现在面前,河滩上连绵的石头,大大小小,奇形怪状,密密麻麻,你挨着我,我拥着你,让人兴奋不已——早已让人忘了两岸高大雄伟的高山,山坳里稀稀落落的房屋,牛背上横逸斜出的树丫,山谷里喧嚣欢腾的小河,丛林里婉转清脆的鸟唱……

    奇石无定制,捡石无定法。或形状奇特,或花纹奇异,或颜色奇丽,自己喜欢就行。一路凝神慢步,专心找寻——像是在无边的黑夜,打着手电筒搜寻遗失的东西,偶然发现似有新奇的,便蹲下身去细看,或翻转石面查看,石纹模糊的用水淋一下——总之,都是期待意外发现。这时,世界只剩下自己和石头,互相期待,互相寻觅,什么杂事烦恼都了无牵挂——难怪会有“石遇有缘人”的说法。

    一处浅水旁,草丛里,一块石头,条形状,一面长方形石面长尺许,宽约五六寸,石面上花纹描绘出这样的图画:一条平静的河流淙淙流过,两岸植物,似竹似木,高低错落,疏密有致,生机勃勃——“水木清华”——它等这个名字万年了吧;

    一块红褐色比脸盆稍小的石头,面上一条白色细纹闯进眼来,清水拂过,顿时清晰了许多:石面的右上角,一条涓涓细流远远而来,像是一位飘逸婀娜下界的飞天;至石面中间大约1/4高度,一跃而下,大有“飞流直下三千尺”的气势;瀑布水面顿时宽大了许多,碰撞在中间几处凸岩上,溅开些许水花,猛然扎进石面底部的深潭;潭面呈半圆形,深约五六厘米,宽约十来厘米,雍容大度,澄澈文静,颇有些仙风道骨的气韵。这时给它取名“源远流长”,竟觉得此名颇有些寓意,耐人寻味了。

    不知不觉间,已穿过石滩来到水边。河水一派桀骜不驯的架势,像是一群狂奔的野马,愤怒地冲向阻挡它前进的岩石,要撕开一个口子冲出去。河岸对面,一块高大的岩石似一尊佛,正在沉思冥想。湍急的河流驯服了,安静下来,形成一个回水塘。河水在塘里旋转,像是领了新的旨意,顺从地从回水塘的一侧缓缓流向远方……

    在这回水塘边,找一块平整的石头坐下,什么都可以想,什么都可以不想,方才领会到“心到闲时始是闲”的深意来。

    在漫长的农耕文明社会里,土地和水应该才是人们最珍贵的,前者滋生万物,后者滋养众生。金沙石贵,只是近年风尚;长期以来,它一直在人们意识中是似有似无、可有可无的。随意看看身边的石头,有人捡,它在那里,河边沙滩上;没人要,它在那里,河边沙滩上。既无所谓贵,也无所谓贱;既无得意,也无失意,一切随缘罢了。

    由此想来,凡捡石者,若得也罢,不得也无妨的,自然心胸宽广,心性光明;倘若定要得而方止,甚而不知限量,必然劳心费力,烦恼多了。

编辑:张钊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