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峦猪脚过山猫
昆明信息港发布时间:2014-06-17 17:18:13进入社区来源:昆明信息港
订阅《昆明手机报》,移动用户发送km到10658666,3元/月。

    万峦猪脚是一道菜,过山猫也是一道菜。这两道菜跑得太快了,在我还没有尝够它们滋味的时候,它们已经跑得不见影了。

    服务小姐轻声细语介绍着桌上的菜。先生,这是万峦猪脚,我们的特色菜,你可要细细品尝哦。台湾女子的嗲声嗲气,在饭桌上弥漫。我侧身一看,端上来的是一盘红烧猪脚,不禁哑然失笑了。

    我看了一下窗外。窗外是无垠的蔚蓝色大海,海浪在轻轻地涌动,餐厅里回旋着理查德·克莱德曼的钢琴曲,轻柔、优雅而舒缓。我想,这样的环境更适合去喝一杯热咖啡,或者斟一壶绿茶,再怎么也不适合去大啃一只猪脚。双手握着猪蹄,满嘴油腻的吃相,实在有伤大雅。

    在我的潜意识里,啃猪蹄更适合在刀光剑影、杀气腾腾的氛围中,这有“鸿门宴”为证。樊哙一手拿剑,一手拿着猪蹄,谈笑自若地用剑一片一片地削着猪蹄膀上的肉吃。他和我们正好相反,他吃的应该是生肉,拼的是豪气,忽略的是味道;我们吃的是熟食,享受的是优雅,追求的是味道。

    定眼看看万峦猪脚,却是大块大块的,充满了豪气。加上颜色鲜艳夺目,让人食欲顿时上来了。试着用筷子拨了一下,那大块的肉腿竟然裂开了,肉已经煮烂了。樊哙拿的是剑,我拿的是筷子,一样吃蹄膀。

    尝了一口,确是鲜美可口。海峡交流会的李先生说,制作万峦猪脚,是不放糖、盐和味精的,只是用酱油、多种草药和香料腌制,所以吃起来味道不同。特别要提到的是,在卤制猪脚时,要把溢出的油汁收干,吃起来没有油腻感。

    如果说万峦猪脚是屏东万峦乡的招牌,那么过山猫就是埔里镇的匾额。

    在南投埔里镇,李先生把车停在一农家饭店前,对我说,今天请你吃一回过山猫,全台湾只有这个地方才能吃到。我心想,自己虽是十足的吃货,可断断不敢吃猫。猫是一种神秘的动物,在我们老家的乡下,人们对猫是敬若神灵的。

    看我疑惑的样子,老李笑着说,你一定喜欢吃的,等菜上来你就知道了。菜上了桌子,却是一盘碧绿的蕨菜,绿得碗碟都青了,菜的中间放了几片红辣椒,是绿色之中一点红了。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过山猫?

    我不知道好端端的植物,为什么有个动物的名字。尝一口,脆生生的,又有点蕨类独有的粘稠感,味道怪怪地,却又让人回味。问及哪里采得,怎么个做法,老板娘答道,这个蕨菜山渠沟壑、阴湿的山凹里有的是,平常不过的了。只要你留心,一会儿你就能采到一大把。洗净后,放在开水中焯一下,焯得要快,这样菜才能脆。再在案板上切成小段,拌上油盐炒一下就成了。

    后来在诚品书店里看了台湾女作家凌拂的文章,她这样写道:过山猫“更饱受掠夺,一把一把层叠的压在那里,无人识得它的本色,只听得人问:‘这是什么’?”读后,才知道过山猫在当地是一种再也普通不过的菜,但外来的人却不识它,未免有些遗憾。

    在台湾的几天,吃了三次万峦猪脚,只吃过一次过山猫。啃猪脚是要费时间的,它和我浅尝辄止的过山猫比起来,就大不相同了。猪脚的味道尝够了,可吃过山猫的时候,还没等落下筷子,菜就被食客们抢光了。这对于我来说,好比猪脚已经跑过了一万座山头,过山猫只是白驹过隙般地,在舌头上闪了一下。

编辑:张钊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