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杜鹃
昆明信息港发布时间:2014-06-17 15:03:41进入社区来源:昆明信息港
订阅《昆明手机报》,移动用户发送km到10658666,3元/月。

  那年,全国大扫黄。宋杜鹃在南方某城市被拉着游街的照片上了网。她父亲宋青山以为人丢大了,不好意思出门,躲在家里喝了半个多月闷酒。老婆汪子莲劝他:“怕个啥,俺家杜鹃也没少为家乡做事,村子里修桥修路,哪回她不出钱?”宋青山说:“你妇道人家懂个球啊?你不见柳家小二子,在县里当局长时,没少为家乡出力吧?可一旦吃了枪子儿,村里谁拿好颜色给他父母看?唾沫淹死人呐。”汪子莲说:“死老头子你别尽找晦气的比,柳家老二是大贪官,咱杜鹃跟他不一样。”

  出事前,在大柳树村人的眼里,宋杜鹃是名人。她是一代美人,有学问,能干,高中毕业后去南方打工,竟当上了一家什么杂志社的副老总,经常寄钱回来。宋青山家在大柳树村第一个盖了三层小洋楼,楼上全都铺了红地毯,比当局长的柳老二家还阔绰。大柳树村一班子姐妹陆续跟着宋杜鹃去了南方,都发了财,寄钱来家接济父母兄弟盖了楼房。宋杜鹃每年过年回来呆半个月,开着红色的小车,后备箱里除了礼品就是书。在家也不大见人,总躲在楼上读书。一段时间来,大柳树村人遇到老夫子宋青山,都夸他家坟山葬得好,生了个好女儿。

  宋杜鹃读中学的时候,是个文学青年,当时正值席慕容风靡校园,宋杜鹃能将席氏那本《七里香》全背下来。读高中时,学校举行朗诵比赛,她朗诵席氏的诗歌,得了一等奖,感动得一些多情的女生泪流满面。

  在南方漂泊数年后,宋杜娟沦为风尘女子,像此中的许多姐妹一样,她对外自称李小红——最普通也最容易忘记的名字。宋杜娟变成李小红后,依然难舍诗歌情怀。她把自己的按摩房取名“七里香”。“七里香”亮着淡紫色的灯光,充满了浪漫的怀旧气息。

  没有客人时,她最大的乐趣就是读诗,在风尘里安安静静地读。席慕容那首《一棵开花的树》被她一读再读。她迷恋刺青,在美丽的胸前,纹了一树紫色的蔷薇,风中花瓣飞舞,地上落英缤纷。花的一旁,刺着席慕容的诗句:

  朋友啊 那不是花瓣

  是我凋零的心。

  前些年,诗歌江湖污水横流,沉渣泛起。一个知名的下半身写作者,来到那座城市讲学。听说一代名妓李小红是个诗歌爱好者,便显摆着大师的派头,来“七里香”进行下半身创作。李小红看了他的名片,侮辱了诗人一番:“亏你好意思,枉顶个诗人头衔,到处糟蹋诗歌,只配喝洗脚水!”

  “七里香”被抄的那天,警察从李小红的柜子里,搜出了一些安全套之类,最令他们诧异的是还有大量的诗集和杂志,像《诗刊》、《人民文学》,连续多年一期不落。(舒寒冰 公务员)

编辑:孙红亮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