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师傅抖草
昆明信息港发布时间:2014-05-16 16:54:00进入社区来源:昆明信息港
订阅《昆明手机报》,移动用户发送km到10658666,3元/月。

  忘年交徐师傅是个多才多艺的人。闲暇时候,他就喜欢鼓捣些别人看来算是高科技的东西。像闻芝林(昆明方言,类似于冬不拉的乐器),他也能找些边角废料来做,还为此收获了自己的爱情。

  有天,我乘他的车出去办事,他正低头专注地看一本《彩色电视机修理技术》,我看书页已经发黄,就问他是从哪淘来的古董,等他放下我翻看时候才发现,那是1983年第一版的书。这书对于小学没毕业的他来说,不亚于天书级别,至少“啃”起来很有难度。这时他摘下老花镜和我聊起来修理电视机、电冰箱的事,接着他问我听收音机不?我说,听啊,以前在河南听评书的时候,没有这个半导体可不行。

  “你信不信以前我还卖过自制的半导体,而且能收到云南人民广播电台、昆明广播电台等节目?”“别的不信,这个我绝对信!看你能自己修理电视机和冰箱,制造个半导体应该不在话下。”我笑呵呵地回应他。

  他告诉我,自制半导体,得自己去买材料组装,比如一盒电子组,两个三极管,四个电阻等,然后调幅收音机一般分为两个部分:中频放大部分和低频(音频)放大部分。

  我物理学得差,除了会接个电线、安个灯泡之类的基本活,其他的于我来说太陌生,说到这些专业东西,我听得一愣一愣的。徐师傅看我一脸愣怔,说其实这东西你去钻研下真没什么难的。那时候工资低,制好的半导体一旦觉得效果可以,就要考虑卖出去,把成本收回来。怎么办呢?就把音量开得大大的,到外面去抖草(昆明方言,炫耀的意思),就有很多人围观,“呦呵!这东西蛮不错的嘛!”就商量来买了。运气好,自然是40元、50元就卖出去了。

  那个年头,兜里能有10块钱就可以得瑟一阵了。几十元钱算是好大一笔钱了。就这样抖草,徐师傅卖出去了四五个半导体。放到现在,徐师傅真算得上是一个自学成才的典范。

  徐师傅还讲了“抖草”的来由。“以前,昆明穷人多,夏天太阳大的时候,家家都会把被褥拿出来晒。富人家当然是棉絮锦被,但穷人家大部分只能在木板床上垫床草垫。晒被褥的时候,大家都要拍打一下,草垫子拿在手里抖抖就行。从此,‘抖草’就成了昆明话里讽刺人拿着没有价值的东西还要炫耀的代名词。”不过,徐师傅有经济头脑,他抖出的草,可是半导体,能卖钱的。(作者 吴安臣 媒体人)

编辑:孙红亮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