肿胀的部位
昆明信息港发布时间:2014-04-29 22:15:52进入社区来源:昆明日报-昆明信息港
订阅《昆明手机报》,移动用户发送km到10658666,3元/月。

    有天在家,电话响起,拿起电话后,对方说:“找老董!”我说:“我就是啊!”“你怕是老老董吧?”他这么一说,我反应过来,他要找的是我儿子,便笑着喊:“老董,接电话。”儿子后来解释,大致从初中起,他们同学间便以“老”相称,于是老李、老张、老王满天飞。天真烂漫中的少年老成,你能感觉到年轻人之间的无忌和轻松。

    一次,与失散多年的一群老朋友吃饭,大家早些年在一间宿舍睡觉、一个车间干活、一个球场踢球,度过一些“恰同学少年”的日子。后来厂运不济,各奔东西,十年生死两茫茫,尘满面鬓如霜的有之,印堂发亮、名车出入的也不少。大家述说往事,温情弥漫,穿越时空的回忆仿佛在强调不老的友谊。交流之间,忽然发现有一束白光始终穿插于整个过程,那就是几个看上去成功了的草根在彼此称呼时总在无意地凸显身份,比如曾经的刘三现在做了刘总,又比如过去的卓四变成了今天的卓董。总经理、董事长本来也要吃饭,可吃饭时的气场在简单的杯盏交织间就流露出要写“陈涉世家”的意思来。有个做大排档的也做了“总”,有个卖电脑耗材、公司员工总共3个人的也做了“总”。至于我本人,因为在媒体混了多年,又无法细说杂志与报纸、总编辑与编辑的区别,所以只好惭愧地说自己就是个码字的。码字的社会属性和社会职称很含糊,估计一时间里很难成“总”,所以,不如老董、老刘这样简单。其中,旁边有人插嘴说:“他经常在晚报上写东西。”某总就问:“春城晚报?”我顺嘴答是。之后,好几个人便开始喊我“董总”,还好被“总”时只局限在几十个看起来像朋友的饭局,要不然,真正晚报的老总不把我捶死,也要通过有关部门来打假。

    实际上,这完全不是称“总”或者不称“总”的问题,问题在于职场的东西放到生活中未必完全合适。下属、同事称呼“刘总”很正常,朋友之间喊“刘总”基本可以鉴定成为矫情及别有用心。最好不要泛滥,否则,回家后,老婆和孩子也喊“总”,我想,吉尼斯总部的人会主动来敲你的门。

    我曾经在路边看到一件事:有个老人差点被一辆轿车撞上,副驾驶座位上的人下来与老人理论,老人有些激动,这时驾驶员对老人说:“你对我们老总说话客气点!”老人说:“哪个‘总’?脖子‘肿’的那个‘肿’?”“总”好,脖子肿,不好!这个,地球人都知道。

编辑:张钊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