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枫浦上不胜愁
昆明信息港发布时间:2014-04-29 22:14:10进入社区来源:昆明日报-昆明信息港
订阅《昆明手机报》,移动用户发送km到10658666,3元/月。

    深秋的红枫树,虽曾被唐人杜牧赞誉为“霜叶红于二月花”,但因其树高叶大,秋风吹来,会发出一种肃杀之声,若再生长于江边湖畔,更与芦苇、荻花组成了令人倍感凄凉的秋声秋色。故早在成书于西汉的《楚辞》中,就有“湛湛江水兮上有枫,目极千里兮伤春心”的名句。唐人诗作中,则多用以烘托离愁别恨和孤独凄清之气氛。其运用最为巧妙者,当首推盛唐诗人张若虚。

    在数以千计的唐朝诗人中,张若虚是相当独特的:其传世作品仅有两首,两首中又仅有一首为世人所熟知。可就是这首题为《春江花月夜》的七言乐府诗,由于立意新颖、境界高雅、气势宏伟,在思想和艺术上都大大超越了前人的同类作品,使之一诗定乾坤而名登史册。他在诗之前半部分,以巧妙的笔法、优美的语言,极力描绘、赞颂了大自然的奇丽景色;并由江天月色引发对人生的思考,从时空的无限遐想到人生的无限。后半部分则以“白云一片去悠悠,青枫浦上不胜愁”为起句,转入叙写人间的游子、思妇之离愁别绪,讴歌了人间纯洁的爱情。句中的“青枫浦”既是实有之地名,又为虚托泛指的感别意象,亦是对《楚辞》名句“湛湛江水兮上有枫”的化用。此一妙笔佳句,对后世诗人影响甚大,像王昌龄的“随意青枫白寒”、高适的“青枫江上秋帆远”、李益的“青枫江畔白蘋洲”等句,皆有其转化之迹象。

    能与张若虚的浦上青枫相媲美者,是白居易的浔阳江头之秋枫。因白的《琵琶行》,是以“浔阳江头夜送客,枫叶荻花秋瑟瑟”为开篇起句写成的。其时白居易正“谪居卧病浔阳城”,且又秋天江头夜送客,用枫叶荻花之萧瑟来烘托其凄凉与落寞,自是效果特佳而备受后人所称道。

    除张若虚、白居易外,李白、张继、李商隐等诸多诗人,都曾用青枫、江枫为意象,借以烘托和抒发过自己的郁悒情怀。论其情真意切、感人之深者,又当数鱼玄机的《江陵愁望寄子安》。

    鱼玄机是一位才貌双全、却遭遇不幸的女诗人,她15岁嫁与补阙李亿(字子安)为妾,两人感情甚笃;后因不容于大妇,被迫出家当女道士。鱼虽被李亿所抛弃,却念念不忘旧情,曾以手中之秀笔,写了多篇情意绵绵的“寄子安”,但概无回音。愁肠宛转的她再次写了一首七绝:“枫叶千枝复万枝,江桥掩映暮帆迟。忆君心似西江水,日夜东流无歇时!”诗之前两句,作者以江枫的枝繁叶密、重重叠叠,喻此心中的愁绪之重,散去还生;后两句是用滚滚东流的西江水,形容自己的思念之情永无休歇。全诗运用重复、排比等手段,先写景、后抒情,情景相生,妙不可言。

编辑:张钊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