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乡
昆明信息港发布时间:2014-04-29 21:46:33进入社区来源:昆明日报-昆明信息港
订阅《昆明手机报》,移动用户发送km到10658666,3元/月。

    昆明的一位朋友,代表一家刊物向我约稿,字数不少,时间不多,感到有点为难。但朋友的事,敢不用命?抓紧时间写呗。不想中间却插进来一件事:我老家马关的胡氏宗亲们,公议要迁移祖茔;这么大的事,必得要去看一下,只好放下手头的稿子赶回去。好在现在路好走,六个小时就可以到达。到了才知道,事情都由当地的亲戚们办好了,我到了以后,无非是去祭拜一下,同时拜会过去没有见过面的宗亲们。新的祖茔之地离县城30里,宗亲们的家,散落在一个山清水秀的田冲里,总共只花了一天时间,各项事情就都办完了。

    第三天一早回昆明。出发前,到县城的挑水巷口去吃早点,这里有一家叫大排档的小吃店颇负盛名,是马关的朋友推荐的。这家店楼下楼上都有桌子,从一道很窄的楼梯上去。卖的是汆肉米线,还有卷粉;汤是用豌豆芽和肉熬出来的,这在马关是很正宗,在外地是很独特。端了米线,店主人建议说楼上清静些,我就往楼上走。因为楼梯不好走,我把随身的单肩包斜挎在胸前,上楼以后又把它取下来,放在身边的空凳子上,才开始吃。楼上有四张桌子,同楼下一样,都是那种矮小的桌子,凳子也是矮凳子。每张桌子都坐了几个人,有男的,有女的,有中年人,但更多的是年轻人。有的在专心致志地品味面前的美食,有的则在一边吃,一边谈话,还有个女的一面吃,一面打电话谈生意。看来都是我的家乡人,但我一个人也不认识,我离开马关到外地谋生,已经50年了。

    我属于专心致志的一类。我素来对家乡的米线情有独钟,认为这是真正的“线”,而对昆明柔肠寸断的粗米线不以为然。汤虽说各有各的做法,但是我更欣赏这家小店所代表的家乡的味道,吃完米线,我把那汤也喝了大半碗。直到上车,我还在跟同行的妻子和儿子称赞这家的米线好吃,还夸张地说,仅凭这碗米线也不虚此行。

    往回走的时候,因为优选了两段线路,五个小时就到了昆明。可是下车的时候发觉出问题了——我随身背的那个单肩包没有带回来,经回忆,是落在吃早点那家小吃店楼上的凳子上了;里面有一个U盘、一本书和一个钱夹;就赶紧给马关的朋友打电话,请她派个人帮忙去看一下是否还在。说老实话,我自知小吃店里人来人往,而且已经过了五六个小时,找回来的可能性已经很小了。于是在心里不断地安慰自己:U盘里的文件,电脑里有备份;书可以再买;虽说回乡办事,难免多带几文钱,但是丢失了也不至于影响生活;唯一遗憾的是,包是女儿特地为我买的,但这也无可奈何了。想到这里,就已放下,开始专心为昆明的朋友写稿子。

    不想过了一个小时,马关朋友的电话来了,说包找到了。原来是那家小吃店一个收碗的老人,在楼上看见一个包放在没有人看的凳子上,就问:“这是哪位的包?”楼上的人都说不是自己的;又拿到楼下来问,还是无人认领,就收存起来,以待失主。又过了两天,有驾驶员到昆明办事,就顺便帮我把包从马关带来了。

    我离乡多年,经历了许多事,阅过了许多人,时常感叹世风之日下,人心之不古。经此一事,才觉察到自己的偏颇,原来那淳厚的民风、古朴的人心还在,至少在我的家乡是一代一代地传下来了。我原先奇怪,我为什么如此依恋那一片边远的故土?原来原因在这里!

编辑:张钊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