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造神
昆明信息港发布时间:2014-04-29 21:42:58进入社区来源:昆明日报-昆明信息港
订阅《昆明手机报》,移动用户发送km到10658666,3元/月。

    那个夏天,夜宿鸡足山顶,窗外的狂风暴雨肆虐在梦寐之间。清晨雨停,金顶驻足,云烟雨雾徐徐升腾,山下人间万象皆失,远观烟涛微茫如晤沧海。山上近前却烟稀雾薄,树色苍翠,路洗石新。

    我便循路随观,无意间转至一悬崖畔,左右瞻顾,本来壮美非常的大自然,却被人为糟蹋成另一番狼藉场景:破碗、香烛残骸、纸灰火痕,被暴风雨撕扯得惨不忍睹;从路上延伸到崖边,纸屑夹杂着水或泥,一块一块地糊在路上或污在石间,那些撕裂的布条东一截西一块地圈在树间、围栏,有的早已褪色风化,有的还墨迹淋漓,猩红欲滴……

    想起幼时乡间,做法事时,各种草人纸马事后都在人脚下踢来踢去;声声献飨祖先的浆水凉饭,往往都为野狗果腹。老子说:“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眼前这被污染的风景、被搅扰的局面,倒很像是大自然启示人的一个冷幽默。

    凭凡人的臆想,人们虔诚地自造神像,本以为会得到呼应,想不到热闹过后空留荒凉。大自然不但以其不动声色的智慧映照人的愚昧无知,也以其壮美的神秘启发人如何理解神性,如何面对超越与信仰之维。

    郁郁黄花,无非般若;青青翠竹,尽是法身。在大自然的怀抱中消解执念,融入自我,就本来清净,何须头上安头?

    又假如我们相信,人只是自然微不足道的部分,人的尺度自不可穷极奇妙变化的大自然,不可穷尽世态人生的全部奥妙。万象所以如此,必有一个超越我们理智所能推想的终极原在,那么这个不可思议的自在之物,如康德说,便只能诉诸于信仰。神也罢,佛也罢,便是这个大自然的深层本质。如此,不但神造天地是可以理解的,甚且绝对的自由、平等、博爱、公义等等道德理则也只能从神而出。

    上帝以自己的形象造男造女。人必须从血肉之躯超脱出来,向上找寻并成全自己身上的神性光辉。只可惜,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常常倒果为因,用自己的心思,以自己的形象,去造出一尊尊的土佛泥神,供上神坛,顶礼膜拜。制造物成了造物主,人造神,一切都颠倒了。木石泥草之躯掌控人间吉凶祸福,妖雾弥漫,创造之源就被堵塞了……禁止制造和崇拜偶像!上帝在《圣经》中的三令五申;不可着相。凡所有相,皆是虚妄。若以色见我,以音声求我,不得见如来。佛祖亦在教义中金刚裁断。

    天冷,一禅师烧木佛暖身,住持闻讯赶来怒斥:何以烧我佛?禅师答:“取舍利。”“木佛哪有舍利?!”禅师哦了一声:“那再取几尊来烧!”住持当下大悟。破除偶像、呵佛骂祖等对治法门,正应人造神泛滥而生。

    物极必反。近代西风东渐,科学日兴,据说正当李根源欲顺应时潮,带兵推倒鸡足山佛像时,佛教大德虚云老和尚却拼死抗争。与李根源认为偶像徒然导民入于迷信的责难不同,虚云认为相以表法,泥神土佛还有另一种不可思议的教育功能。人非敬拜泥土木头本身,乃是敬拜法相所表之慈悲庄严,进而心生敬畏善念,自度度人。借假修真,人造神的功效不可全然否定。因为这段故事,多年后再上鸡足山,我特意到虚云塑像前恭敬下拜。

编辑:张钊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