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鸟
昆明信息港发布时间:2014-04-23 17:16:02进入社区来源:昆明日报-昆明信息港
订阅《昆明手机报》,移动用户发送km到10658666,3元/月。

    一天早晨,放学回来,马上发现家里不一样了:原来靠墙摆的八仙桌,抬到屋子正中,上面铺着大大的纸,一个不认识的人正慢慢写什么。家里人都躲在里屋,或者院子里,小声说话。没人跟我解释是在干什么。我凑过去看,原来刚开始,纸上只有一个尖尖的小角。那人不说话,一笔一笔慢慢画:小小的圆圈勾出来了,跟角连在一起;圆眼睛也点出来了,原来是一只小鸟的脑袋。忽然,他停住,回头一笑,问:你有铅笔吗?我说:有。赶紧找出来,递上。他接过,磨了磨尖,依然慢慢地,画了一撮针,又一撮针,又一撮针。然后把笔还给我,说:快吃饭吧,别耽误上学。

    我从没见过这样的事情,很想接着看,但打死不敢迟到,只好匆匆吃了东西去上学。中午放学就往家跑,已经画好大半张纸了。那一撮一撮的小针,原来是叶子。一棵大树的叶子。那么多的叶子,我简直找不出,自己早晨亲眼看着画的那几撮,藏在什么地方。鸟已经画好了,身上一片一片的,不像羽毛,倒像鳞片,是一个一个椭圆的圈圈。唯有尾巴上那几根,格外长一些。他拿出红墨盒,在鸟的脑袋顶上,点了一个大大的红点。我疑心他是故意留着这时候点给我看,但不敢相信。他也没说,所以也许是正好要画这儿吧。

    然后我又不得不去上学了。好容易放晚学,回到家里,那人已经走了,八仙桌抬回原处,那么高那么长的一幅画,端端正正挂在墙中央。画上一棵大树,树下两只鸟。一只鸟回头看人,一只鸟缩起一条腿,单脚站着。两个红脑门,很鲜艳。我盯着看,盯着它们的小黑眼睛,忽然预感,某只鸟会突然动一下。盯了好久,却没有。于是疑心,在我眨眼的某个瞬间,鸟儿已经飞快换了一条腿。所以,这次,紧盯那条腿。但小孩终究没耐性,一会就倦了,走了,玩别的去了。过半天想起来,赶紧跑回,却又不记得刚才是哪只脚,只好重新记,盯。同时又怀疑,盯脚的时候,也许另一只鸟动了动脖子?嗯,可能性不是没有。这时就有点发愁,不知到底该盯哪里的好。当然,也坚持不了多大会儿,就又被别的事情吸引走了。

    那段时间,我经常趴在八仙桌上看那幅画,家里人叫中堂。看很长时间,等着鸟动。过一段时间,就习惯了,不看了。

    但一直以来,都觉得,这幅画和我有着莫大的关系;我也因为这画,变得格外重要。因为,上头有几朵叶子,是用我的铅笔画的。

编辑:张钊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