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耳房想到金岳霖先生
昆明信息港发布时间:2014-04-23 16:59:46进入社区来源:昆明日报-昆明信息港
订阅《昆明手机报》,移动用户发送km到10658666,3元/月。

    近闻昆明龙头街将要改造,不知怎的就为那里的一些旧居担起心来,后来又得知改造时已有所考虑,称旧居“只修不拆”,这样才放心不少。说来惭愧,余至今尚未去过,虽存了这个心很久,但一直没去,总想以后有的是机会,故如今才听说要拆就着急了,那早干什么去了?

    可以想象,那些几十年的老房子已破旧得可以了,即使如梁思成大师所设计。传闻当年西南联大教室的铁皮房亦为大师设计,此余断不敢相信,那样毛糙的建筑实在很难比一个农村巧匠要造得好,故认为绝非大师所为,乃传言也,尽不可信之。不过,在龙头街确有一套由大师设计自建的房子存在,此事可谓铁板钉钉,女主人林徽因在通信中提起过,甚至花光了梁家积蓄始成。此房照片余倒瞧过,极普通平常,同农村住宅差别没多大,全无风格可言。考虑到抗战的艰难,以及乃梁家独资所建,似乎又在情理之中,毕竟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如果一定要说差别,似乎正房旁那个耳房就很特别,怎么看怎么觉得别扭,是出自大师的别出心裁么?查资料乃知耳房为梁家好友金岳霖先生之大作也,而非梁先生神来之笔。时金岳霖先生正任教于西南联大,由于与女主人林徽因的一段未了姻缘(此不拟赘述其所谓绯闻),遂成梁家好友,如此才有耳房的存在。

    说到金岳霖可谓大名鼎鼎,如不知,或因文革批判资产阶级唯心主义哲学而至销声匿迹,先生实乃中国著名的哲学家、逻辑学家,1914年毕业于清华大学,留美获政治学博士,后又游学欧洲诸国,一生执教于清华和北大,西南联大即为此两校的延续而已。先生留学乃习政治,然由于爱好,遂从事逻辑学研究。先生西南联大任教于哲学系,然专事逻辑教学,时颇获好评。《联大八年》一书评价先生曰:“清华哲学系主任及创办人,他的《知识论》已有了国际声誉。金先生常常劝同学念哲学不必读哲学,多读读小说就可以了。上课的时候幽默百出。”而何兆武先生的《上学记》认为先生“察觉到了新的哲学路数,然后介绍到中国来,虽然他自己在这方面只写了一本《逻辑》,但他的贡献乃在于培养了从沈有鼎以下的一批青年学人,在中国哲学界开辟了数理逻辑的新路数”。一生著有《逻辑》、《论道》和《知识论》,金先生从教数十年,只出过此三本书,当不算多。而据金先生晚年回忆称写得最糟糕的是《逻辑》,最满意的是《论道》,而灾难最多的是《知识论》。《知识论》在昆明跑警报时尽然遗失,后又重写,至1948年乃成,然直到1983年才得出版,而1984年先生亦归道山,已是无法亲身传授了,想来十分可惜。更可惜的是金先生的数理逻辑,解放后被认为属于资产阶级的唯心论而受到批判,所以何先生感叹:“如果金岳霖先生建立的数理学派能得到顺利发展,很可能中国哲学界里就有一门领先于世界的学科了。”但历史没有“如果”,现实亦不能超越历史,中国尤其如此,很多东西尽在不言中。

    写到此似应结束了,然余尚啰嗦几句。余所藏中仅有一册先生自评为写得最糟糕的《逻辑》,且还是1941年渝一版,而非1936年初版,此使余一直耿耿。而于此书随翻几页,乃不知所云,夫符号即使人望而却步,非得专门训练或才可读,如此实在佩服先生的自研精神及其好玩心来。故其内心越发想藏先生一通墨迹才好,然机缘即为道坎,而金钱之坎更甚,只能高山仰止,姑存一念吧。

编辑:张钊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