筒子楼夫妻
昆明信息港发布时间:2014-04-23 16:22:26进入社区来源:昆明日报-昆明信息港
订阅《昆明手机报》,移动用户发送km到10658666,3元/月。

  我曾经租住某单位的筒子楼,那里每家都只有一间房,一层楼住了几十户人家,走廊逼仄狭窄,到处都是杂物,每层楼只有一个公用的水房。早上抢卫生间的戏剧经常上演,楼梯口那一块公共空地总是被人虎视眈眈,洗床单,晾晒棉絮就必须清早起床,占据先机。水房里的洗澡间仅有一个,到了夏天,你方唱罢我登场,洗澡的人络绎不绝。所以我必须首先观察好形势,烧好热水,提着两个大水桶,跑步前进,乘虚而入,经常洗着洗着,忽然眼前一片黑暗,线路老化,罢工了。

  筒子楼没有厨房,所以,不少人都是在走廊上做饭,架个灶台就炒菜了。做饭是个艰巨的任务,光是跑水房就得无数次。一到这个时候,整个筒子楼是烟熏火燎,一路走来,必须深呼吸,像穿越火线一般。

  筒子楼很不隔音,因此,哪家的动静大了,吵架了,夫妻嘿咻火力猛了,都相当于现场直播。记得有一家,女儿都读中学了,一家三口还挤在不到20平方米的一间房里。男主人瘦瘦小小的,皮肤黝黑,专门打零工,女主人没有工作,成天在家,经常听到她尖利的说话声。

  她个子矮矮的,面色蜡黄,黯淡无光,手上青筋直冒,总是一脸疲倦的笑容。她家里的水龙头总是不关紧,让水一滴一滴地流到桶子里,然后再提回。这样,水表不转,可以省钱。

  每到水房,从她家门前经过,总有几句话飘到耳朵里。无非是她在叨唠老公没能力,而那个木讷的男人,总是一声不吭,就像一个沉默的机器人,接受一切训斥,在灶台上忙忙碌碌,一趟一趟地提水回家。

  一天黄昏,忽然听到她家传来一声锐响,循声望去,只见那个男人从家里冲出来,站到了栏杆边上。里面的骂声还在持续,啪,又一声,碎片飞溅,原来是摔碗(节俭的她毕竟不舍得摔其他东西)。男人气哼哼地抽着烟,拳头握得紧紧的,终于重重地一跺脚,走了。

  女人追出来,有人下去拖男人,但矮小的他不知哪里来的力气,硬是挣脱了,径直朝前走。女人愈发来了火气,对着楼下大喊:“有本事一辈子莫回来!”男人回头看了看,什么也没说,他的背影在暮色里渐渐变小,模糊。

  直到我搬离那栋老旧的房子,也再没看见那个男人的影子。据说他曾经打过电话回来,要混个样子才回家。后来,这里拆了,原来的住户都各奔东西,谁也不知道,当年那个老实巴交的男人,有没有再回来?(作者 盈袖 教师)

编辑:孙红亮

商讯